通信人家园论坛

考拉不是骆驼 发表于 2020-4-7 17:19:38

走近红帽总裁兼CEO Paul Cormier

在过去的20年里,从我们支持的社区到我们进入的新技术领域,Paul Cormier帮助设计、落地,并最终推动了红帽的产品方向。现在作为红帽总裁兼CEO,Paul将负责实现整个红帽公司的愿景,而不仅仅是作为我们的产品领导者。
那么Paul是谁?他有啥背景?你需要从哪些方面了解他?请看下文:
你什么时候对计算机和技术产生了兴趣?
Paul:我上高中的时候,数码设备公司(DEC)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中部,我爸爸是工厂经理。他给我找了第一份暑期工作,和我一起工作的一些工程师提出要给我进行逻辑方面的培训,这样我就能修好计算机里的电路板。我周末、放学后和暑假在那做兼职。当我上大学的时候,我可以继续在DEC做兼职工作,直到我的本科毕业。
Paul Cormier,红帽总裁兼CEO
这可能是40年前的事了,当时整个行业没有足够的研究生级工程师。所以DEC和IBM合作资助了我参加的一个教育项目——研究生工程教育项目。从本质上说,如果你是一名工程师,并且你被研究生院录取了,这个项目将为你支付研究生院的学费,为你提供薪水和其他费用。这是培养研究生级工程师的好方法。那次经历让我走上了这条职业道路,开始了这一切。
你的第一门编程语言是什么?
Paul:不太记得了,我那时在DEC工作,因为是微代码的,可以汇编,所以我觉得应该是Pascal。他们不得不做Pascal,因为它有点像C语言,但是你可以避免使用C语言一些麻烦,因为Pascal更宽容一点。我也曾使用过Fortran、BASIC、COBOL,但这些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语言,所以我不确定它们有多重要!
你早期职业生涯中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
Paul:在我20多岁的时候,在企业支持部门工作是一次非常独特的经历。我常常出差,帮助那些公司解决他们持续了几周甚至一个月的问题。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很酷的经历,老实说,这可能是我建立起勇气的地方。我是一个年轻人,在遇到这种情况时,我会帮助比我年纪大得多的人。他们会质疑我的知识水平和经验,我学会了站出来对自己说,“嘿,是你打电话给我,我可没给你打电话。”这也让我开始意识到,年龄或头衔等东西不能决定你的知识水平。如果你知道那就是知道,这才是最重要的。
你是怎么对开源感兴趣的?
Paul:首先让我感兴趣的是我从Athena那里看到的开源。我看到了创新,因为每个人都在一起解决同一个问题。那是在UNIX时代。UNIX最初是打算成为一个开源的操作系统,但是像DEC、IBM、HP、Sun等硬件公司采用了它,使它成为私有的,并在其中加入了他们自己的信息安全管理系统。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它变得多么支离破碎,而在Athena这样的项目中,每个人都在同一个代码基础上工作。
回想起来,是Athena让我对开源产生了兴趣。我们今天仍然使用它,X Window来自Athena,Kerberos来自Athena。我记得在Zephyr Athena使用它的信息服务时,我们在网络上工作到深夜,我们会在那里发布一条信息,比如“今晚谁想买披萨?”所以这就是我采用开源开始的方式,就是通过Athena。
谁对你的事业影响最大?
Paul:我的导师是DEC的一位高管,名叫Rose Ann Giordano,如果我回头看,她可能对我的职业生涯影响最大。在我的职业生涯早期,DEC就开始创建一个网络小组,这听起来有点不合时宜,但当时,还没有人这样做,他们正在寻找人来管理它。我那时刚进入了管理层,但仍然是一名较低级别的员工。这份工作竞争激烈。运行VMS的人和当时运行我们UNIX组的人一样,都是为了这个工作。最终,我得到了这份工作,是她给了我这个职位。她后来解释说,她给我的原因是,尽管我还年轻,但我已经在这个行业中呆了一段时间,在开源领域比任何人都有更多的经验,他们公司知道自己正在进入开源领域。她把这份工作给了我,她真的相信我。
她教我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坚持不懈,因为她自己在坚持。那个年代,要成为一名科技界的女性是一项挑战,每天都是一场战斗。但她知道如何控制自己。她教会了我毅力,坚持你认为正确的事情,有勇气把你的工作放在第一位。我后来的职业生涯中,无数次坚持做正确的事情。
为了一个决定,你是否将自己职业生涯放在危险境地?
Paul:有,为了红帽企业版Linux。
这是一次难以置信的经历,也是迄今为止我所拥有或将要从事的最成功的事情。当时我们甚至都没有意识到我们的远见。那时,大家不知道我们做了什么样的颠覆,现在公司的很多红帽人也不明白为什么那是我们红帽历史上重要的时刻。我们确实停止了生产线。我们是一家上市公司,我们说:“我们不会再零售红帽Linux。”
但我可以告诉你,虽然我们知道这是一个多么坚定的决定,但在当时,很不容易。那是我在红帽公司工作的第一年,我记得我和当时的CEO谈过,基本上是让他把我们的方法押注在RHEL身上。我让他给我90天时间,我会让订阅达到8000份。我告诉他,如果我们只做到了7999个订阅,我就离开公司。这几乎让你的工作命悬一线。
顺便说一下,我们做到了32000个订阅。
从那以后,红帽进化了。未来五年,红帽将会如何?
Paul:我们今天用的一个术语是“应用决定业务”,五年后,我看到它成为大多数企业的现实。有了它,支撑这些应用的基础设施将变得更加关键。管理和安全是最重要的——这不仅仅是一个环境。它是面向公有云和私有云的裸机和应用。它是Linux、虚拟机、容器、微服务等等。
应用和底层基础设施的复杂性正在增加,我们需要找到方法解决这种复杂性,使事情更易于管理。但不仅仅是基础设施——我们构建这些业务关键型应用的方式也在改变。Linux和开源开发工具正在成为一种规范,如果它们还没有在许多环境中使用的话。红帽是以完全开放和支持的方式提供这些工具及相关基础设施的公司。我们不仅仅是开放的,我们也不仅仅是企业级的——我们两者都是。这就是现在需要的。



查看完整版本: 走近红帽总裁兼CEO Paul Cormier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走近红帽总裁兼CEO Paul Corm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