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家园 活动

军衔等级:

  二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07-3-19
发表于 2018-1-8 13:30:11 |显示全部楼层
猎云注:HTC的上海工厂逐年没落,当年风光不再。2014年初他刚来时,HTC工厂有三四千名员工,生产线上每天轰隆隆忙碌不停,现在却入住了不少迪士尼和华硕的员工,HTC职员正在撤离。IT时报记者汪建君实地探访了HTC的上海工厂,并记录下了它的现状,原文如下:

2017年12月27日、28日这两天,一些HTC上海工厂研发部和维修部的员工开始搬离原来的宿舍,转而住进位于秀浦路2500弄的星月总部湾A栋大楼。在已经离职的员工欧阳朔(化名)看来,这意味着HTC上海工厂彻底没落了,“维修部门被遣散大概是不远的事了。”

与此同时,有知情人士向《IT时报》记者透露,HTC上海工厂维修售后部门存在缩减环节、偷工减料、员工消极怠工等现象。欧阳朔也表示,“该检测的不检测,维修站点走过场,主板修了等于没修,大伙儿都在混日子。”而此前,《IT时报》记者实地走访HTC的工厂车间,发现厂区管理松懈,轻易就能混过安检。

HTC手机业务近年来陷入困境当中,VR成为这家老牌手机厂商的转型方向。为此,HTC先后出售上海手机工厂、部分手机业务,重资砸进VR领域。然而,寄予厚望的HTC Vive在市场上“叫好不叫座”,销量一般,未能推动HTC走出“泥潭”。

前进之路不好走,现在连售后维修都出现混乱,“前门冷落、后院失火”的HTC,还能走出困局吗?

HTC员工搬离厂区宿舍

2017年的最后几天,HTC的员工搬了一次“家”,从原先位于申江路北面的HTC宿舍楼里搬到星月总部湾A栋大楼,这次搬迁包括大部分HTC售后维修部和研发部的在岗员工。作为一名曾在HTC工作了三年多时间的员工,欧阳朔对于这样的离场感到几分黯然。

欧阳朔经历了HTC曾经的辉煌,2014年初他刚来时,HTC工厂有三四千名员工,生产线上每天轰隆隆忙碌不停,毗邻的几栋宿舍楼里全部住着HTC的员工,“白夜两班倒,常加班”,这是那时候的工作状态。情况从2015年开始改变,最初是缩减生产线,随后是减少加班,最后直接停止生产,大量员工纷纷离职,整个厂区渐渐萧条冷清。2017年3月,停产一年多的生产线和土地、房屋,被打包在一起全部卖给了上海星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空出的宿舍楼也开始住进迪士尼和华硕、昌硕的员工。

1月3日,《IT时报》记者实地走访HTC上海工厂,在宿舍区记者调查发现,几栋宿舍楼里确实已经大量住着迪士尼和华硕的员工,相反HTC的员工却很少见到。一名华硕的员工表示:“HTC的人基本搬走了,这里早已经卖掉了。”

搬离了原来宿舍,让HTC员工的士气越发低落。欧阳朔告诉记者,许多员工更加认为“厂子不行了,部门要被解散掉。”

HTC员工搬进的星月总部湾A栋大楼和上海星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紧密相关。工商信息显示,上海星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位于星月总部湾6号楼506室。1月3日下午,记者来到此地,发现公司大门紧锁,玻璃门上张贴了一张显示506的纸条。隔壁一家公司员工表示,“我来这里一年多,从未发现506室有过人。”而在一楼的指示牌上,也没有506室的相关指引。

当天,一名自称是星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向记者表示,该公司是上海康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收购HTC手机工厂而专门成立的,星月总部湾A栋大楼则是康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另一个地产项目。记者查询工商信息后发现,上海康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上海星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和股东,另一股东为上海康玖投资管理中心。上述员工同时向记者透露,对于收购的HTC手机制造厂,星保信息科技目前正在制定规划方案,“此前准备建设数据中心,但方案未被政府所采纳。”

售后维修部门偷工减料,记者探访如入“无人之境”

面对日益败落的工厂,HTC售后维修部门也出现了管理混乱的状况。上述知情人士向《IT时报》记者介绍,一条完整的维修线拥有多个站点,包括信号测试、升级、过58、打标、入库等,以往每个站点都有一名员工负责,并且上下环节紧密相连,“前一个环节若不达标,产品不允许流转到下一个环节。”

然而,这种情况在去年3月售卖生产线之后开始变得不一样,“人慢慢走了,越来越少,售后维修部门的管理渐渐变得松懈起来,现在愈演愈烈。”

检测环节人员减少,原先一条线上有六七人打理,现在则只有一两个人,“售后维修部现在主要修VR、手机主板和手机整机,包括U11和U Ultra两款机子,偶尔也有一些老机型,像M10。现在测试、打标、入库这些工作全是一个人干,测试通不过照样往下走,甚至为了节省时间,连测试都不做了,”该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如果主板不经测试就返回到维修网点,那么‘问题主板’极有可能被安装进用户的手机中,带来新的投诉。”

HTC售后部门的情况真的如此堪忧?为了了解实情,《IT时报》记者实地来到HTC上海工厂维修部车间,发现安检并不严格,车间里有三条维修线,包括手机整机、手机主板和VR整机,每条线上有一到两名员工,有的对着电脑敲打键盘,有的用手机看视频、放音乐,有的隔着工位与其他员工聊天。在手机主板的一条维修线上,记者看到一排下去有六七个工位,但均处于未开工的状态,工位上也没有员工。欧阳朔也对记者表示,为了降低成本,员工现在越来越少,工作走形式相当严重,“维修环节是能省就省。”这也是他离职的原因,“在这里看不到未来。”

没事干却要“加班” ,混日子心态普遍

欧阳朔告诉记者,在HTC确实没什么压力,如今他去了另一家公司,“感觉忙碌多了,压力也更大。”

上述知情人士则透露,目前售后维修部门的工作量越来越少,年前刚刚处理掉大约2000多台的业务量,现在又没多少活干。“HTC手机其实做得还可以,尤其是最近推出的几款新机,但销量跟不上去,售后的量也自然很少。”

与此同时,VR业务也不景气,之前VR线上一共有十几名维修人员,每人一天能修五到六个,现在两三人就能负责全部业务量,“VR和手机业务之前截然分开,现在则完全不分了,哪项业务有活干,人员就往哪里赶。”让欧阳朔难以接受的是,公司明明没有事干,却还实行“加班制”,在他看来“很荒唐。”

据了解, 在HTC售后维修部,“加班”一直是常态,“以前忙的时候加班确实是为了干活,而现在则是混名目。”欧阳朔告诉记者,加班需要员工到场,但没有事情做,所以不少员工刷完卡就在车间里闲着、玩、打发时间,领班和组长们甚至不来,“让其他员工代替刷卡。”

他表示,加班按1.5—2倍计算工资,普通员工加班一小时20元,周一至周五按1.5倍算,周末按照2倍算;领班和组长一小时加班30元,周一至周五1.5倍,周末2倍。

“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充业绩,在一定范围内,把账目、件量和人员数字做得好看一点,可以应付上面的检查,”欧阳朔说。

然而,在这一清闲的加班福利上也有不少问题,比如,领班一个月能加100多小时的班,而普通员工则只能加50—60个小时,“这造成一些员工心理不平衡,与此同时,这种情况加剧了员工混日子的心态,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实在耗不下去了就离职转行,”上述知情人士还透露,最近一周又有三四名员工相继离开。

针对上述这些情况,记者多次致电向HTC相关人士进行咨询,但直到截稿之前,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军衔等级:

  一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7-5-23
发表于 2018-1-8 14:20:02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加班,才能效应

军衔等级:

  少将

注册时间:
2011-5-20
发表于 2018-1-8 16:39:34 |显示全部楼层
火腿肠真不行了。。

军衔等级:

  四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5-4-3
发表于 2018-1-9 16:45:34 |显示全部楼层
在大势面前,所谓的管理就是笑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C114 ( 沪ICP备12002292号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GMT+8, 2018-4-25 14:44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1999-2017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 Licens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