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军衔等级:

  二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6-4-28
发表于 2018-6-1 11:36:41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半导体领域的投资,有这么一家公司不得不提——华登国际。

从1993年开始,华登国际在进入中国的这20多年里,以风险投资的方式帮助了一大批中国半导体创业公司的成功落地,其中不乏中芯国际、格科微、兆易创新等一批耀目的领头企业,间接推动并塑造了整个中国半导体产业版图,其投资专注度几乎无人能出其右。

华登国际是如何创造下一个又一个半导体投资奇迹的?而华登国际创始人兼董事长陈立武——这个出身马来西亚,自幼显露出极强数理天赋,19岁便在MIT攻读核能源硕士学位的“文青”——又是怎么一步步建立起华登国际这一投资帝国的呢?本文将为你一一揭晓。

华登国际创始人兼董事长陈立武三十年专注全球半导体产业投资

1992年1月,耄耋之年的邓公坐在滚滚向前的列车上,开始了他的南方之行。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这位老人陆续视察巡游过武昌、深圳、上海等地,并发表了重要讲话。此后不久,南巡旋风开始席卷中国大地,各处纷纷唱起“春天的故事”,一轮改革开放的热潮正在滚滚兴起。

而华登国际——这家1987年成立于美国旧金山的年轻创投机构——也正是在这轮风潮之下开始了进入中国投资的步伐。

据华登国际创始人兼董事长陈立武回忆,1993年,在财政部和国家科委的推荐下,华登国际来到中国大陆,成为最早进入中国的国际风险投资基金之一。而与其一同到来的,还有“创投”这一新奇的洋概念。今年59岁的陈立武依旧作为华登国际董事长而积极活跃在创投舞台上,此人的经历也是相当传奇,不过我们等会再说。

1994年时,在世界银行的支持下,华登国际成立了第一个华登中国基金,并开始投资国内。此后华登陆续成立了北京和上海办事处,首批投资的企业以国营居多,最广为人知的当属著名洗衣机品牌——小天鹅。

在资金与政策的双重支持下,小天鹅引进了日本松下公司的全套技术,让洗衣机无故障运行次数达到了领先国内先进水平,在90年代初率先融入市场经济,并打出了“全心全意小天鹅”的知名口号。

在此后的20多年间,华登积极投身中国新兴科技创业市场,其投资项目超过60个,涉及金额超过数十亿人民币,其中不乏一众我们耳熟能详的知名公司:新浪、创维、大疆、美团、当当、迈瑞、鹰牌控股……目前华登国际投资目标集中于通讯、半导体、软件及生物化学等方面,90%选择早期项目。

不过,真正为华登蒙上一层神奇色彩的,是它成立30余年以来,对芯片与半导体产业的不懈研究与投入。在30年来,华登国际专注投资全球半导体产业,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投资的半导体企业已经达到了100家。而在2002年前后,亚洲市场半导体板块崛起,华登重点突击芯片领域,一举投资了包括华润上华、安凯科技、智芯科技、中芯国际等企业,目前华登光是在中国大陆范围内投资半导体企业都已经超过了30家,其投资布局半导体产业每一个细分领域:芯片设计、制造、封测、设备、下游系统应用……在半导体领域,华登国际的投资专注度几乎无人能出其右。

正是这样不懈的执着投入,让华登国际在半导体投资领域树立下了极强的威信,也让华登的“投资光荣榜”上陆续出现了中芯国际、格科微、兆易创新、晶晨半导体等耀目的名单。



少年天才:19岁MIT核工程硕士,28岁创立华登国际

华登国际能有今时今日的成绩,其创始人兼董事长陈立武可谓居功厥伟。30年间,在陈立武的带领下,华登国际的业务在全球范围内快速扩张,目前涉及项目已经遍布美国、中国、日本、以色列、澳大利亚、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菲律宾等国家,参与管理的VC资金数量从初创时的300万美元一路攀升至20亿美元,翻了600多倍。

与此同时,陈立武本人的经历也非常传奇。陈立武的英文名为Lip-Bu Tan,1959年11月12日*出生于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从小便跟着父母在新加波生活。(维基百科显示陈立武生日为1960年1月1日)
陈立武从小便显示出他在数理方面的惊人天赋,16岁的时候,他考进了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并在三年时间内修完了本科学位,主修物理。

“在那个时候,我以为能源问题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问题,在‘去西方吧,年轻人*’这个信念的鼓动之下,我来到美国MIT(麻省理工学院)学历核能源工程。”(“去西方吧,年轻人 Go west, young man.”出自1851年间John B.L. Soule用于鼓励美国青年参与西部开发的文章,后因《纽约论坛》报纸创始人霍勒斯·格里利 Horace Greele频繁引用而出名)

就这样,在1978年,年仅19岁的天才少年陈立武漂洋过海来到美国东海岸的麻省理工学院,开始学习核能源工程。

然而,1979年3月28日凌晨4点,就在陈立武入学不到一年的某天,一阵尖锐刺耳的汽笛报警声响彻云霄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上空,当时,建立在萨斯奎哈纳河三里岛核电站第2组反应堆发生熔毁事故——这一事故被称为三里岛核事故(Three Mile Island-2),最终变成美国历史上最为严重的核电站事故,属于核事故的第五级(核事故共7个级别,级别越高,危害越大)。

虽然事故并没有造成大规模人员伤亡,但是三里岛核事故却暴露出核能的危险性,核能源产业受此影响,行业机会大幅减少。

彼时,22岁的陈立武虽然年纪轻轻就在EDS Nuclear做到了首席工程师一职,但在取得MIT核工程硕士学位以后,他最终还是做了一个决定——来到美国西海岸的旧金山大学,转而攻读MBA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美国西海岸的风格与东海岸完全不同,在这片浇灌着硅谷与好莱坞文化的土地让陈立武看到了更加缤纷多彩的可能性,在旧金山,陈立武不仅陆续尝试过从能源到投资的一众公司中的不同职位,还短暂地当过老牌英国音乐发行商/钢琴生产商Chappell的副总裁。

在经历了6年的历练后,1987年,年仅28岁的陈立武正式在旧金山创立华登国际(Walden International),初创管理资金300万美元,专注于早期阶段的技术投资。

虽然是个标准的理科学霸,但陈立武骨子里仍旧流淌着“文青”的血液。“华登国际”是陈立武以亨利·戴维·梭罗的《瓦尔登湖 Walden》这一书而命名的。陈立武曾经说过,他的目标与梭罗一致——“逆势而行,而不仅是追随潮流 Contrarian, rather than just following the trend”。

往后的这30年间,陈立武除了一直担任华登国际董事长一职之外,还从2009年开始担任着国际著名的半导体电子设计自动化(EDA)Cadence公司的CEO一职;并且在一些被投企业的投资周期内,陈立武还会按照惯例进入被投资公司董事会,比如新浪、中芯国际、Aquantia等。

根据陈立武以前的一个采访中介绍,他每天只需要4个小时睡觉,一般会用35%~40%的时间来监督以往的项目,用40%的时间寻找新项目,其余20%的时间用于公司事务。

让风险投资在中国顺利落地

虽然作为一家出身美国的风投机构,但华登国际在亚洲可谓混得风生水起,其中又多以中国市场为盛。

其实,在中国投资并不容易。首先“风险投资”本来就是个洋概念,从大洋彼岸移植过来很容易遇到橘生淮北的问题。陈立武表示,在中国投资,有几个挑战,一是退出战略;二是管理团队的伸缩性,很多管理团队没有成熟经验;三是财务信用,关系也很重要,有一些关系是和法规相关的。

不过,除了自身来自亚洲,对于文化有着共通的理解性之外,陈立武在过去20年间还一直在亚洲从事投资工作,从中国、印度、日本,到新加坡,众多跨境投资项目的丰富经验与对前沿技术的敏锐理解把握让陈立武能够。

华登国际一般的投资期限为10年,90%选择早期的项目,其中前4年为投资期,后6年为回收期,进入被投资公司董事会的时间平均为8年;在每家公司的投资金额通常介于200万至1000万美元。

半导体产业的平峰与高潮;期待更多AI芯片创企出现

总的来说,半导体不是一个“来钱快”的事儿,尤其是在互联网企业各种短时间高估值的传奇故事照耀下,半导体企业的光芒则更显黯淡。作为一个重资产、重科技、重人力的行业,一个半导体公司往往要9~10年才能得到回报——这一速度简直太不“互联网”了。

正是因为这三个“重”,不仅让这几十年间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速度缓慢,也让近年来全球的创投机构都不怎么愿意投资半导体产业,而全球的年轻大学毕业生也不怎么愿意进入半导体公司。尤其是在全球互联网浪潮的推动之下,年轻人更愿意扎堆涌入互联网、社交媒体、移动平台等快速赚钱的领域。

陈立武曾经感叹道,“很多做半导体的创投都年纪大、退休了,年轻人想找来钱快的工作,半导体行业太难了,他们不喜欢那么辛苦的工作。”

不过,近年来随着AI芯片的热潮与中兴事件的催动,让整个社会都开始将注意力移到了芯片与半导体产业上,资本和人才都开始陆续冒头。目前中国政府已将半导体产业作为重点发展产业,2014年启动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 (大基金)第一期投资金额高达1400亿人民币,2018年启动募集的第二期目标金额更是高达2000亿人民币,在最近完成的中央政府会议上,半导体是五年计划中的第一名。

在芯片设计、微处理器、封装等方面,中国目前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是在内存、芯片代工、或者类似Cadence这类设计软件等方面,中国市场目前落后了不止一两代。

而有关最近正火的AI芯片方面,陈立武表示,期待更多的AI芯片/AI加速器创业公司出现。在巅峰时期市面上有120个Wi-Fi初创公司,而现在市面上只有不到50个AI芯片公司。

结语: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客观来说,在芯片设计、微处理器、封装等方面,中国目前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是在内存、芯片代工、或者类似Cadence这类设计软件等领域,中国市场目前落后了不止一两代。

华登国际在半导体领域30年的深耕投入,与桃李满蹊也许能够为中国半导体产业带来一定的借鉴意义。半导体作为科技发展的底层技术、作为所有电子产品的“核心大脑”,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现代社会正常运作的根基所在。半导体作为典型的高科技行业,除了在技术上不断突破创新外,从业者确实需要有“板凳要坐十年冷”的精神,持续投入耕耘,才能最终有所收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Archiver|手机版|C114 ( 沪ICP备12002292号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GMT+8, 2018-12-12 04:41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1999-2018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 Licens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