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军衔等级:

  二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6-9-11
发表于 2018-6-6 13:29:30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浦东的唐陆公路901号曼卡科技园,有一块类似像篮球场一样的场地。这里曾经是大众汽车的停车场,现在已经被改造成一块小型的试车场——这里正是全球通信巨头华为汽车梦的起点。

华为的试车场里,其实只有一辆测试车——改装过的一辆Tesla Model X。华为的研发人员拆掉了这辆百万豪车的电池、电机等关键部件,换上了全新的电池、电机、操控软件系统等等。

互联网上曾经流传过另外一张“华为汽车”的图片,与其说是汽车,不如说是一辆钢管焊接的四轮车。两辆车有一个共同点,包括Tesla在内的越野车都是两个电机,而两辆“华为汽车”改成了四个电机。

一切还都很初级、粗糙。那辆可怜的以驾驶安静著称的Model X,经过一番改装之后,噪音大到让试驾者难以释怀。因为变成了四个电机,这辆车可以做那种类似原地旋转的动作,在那些驾驶风格粗旷的华为高管们看来,这非常有趣。

这辆雏形中的“华为汽车”也确实吸引到了华为最高层的注意,两位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和郭平,都亲自试驾了这辆车。

分管战略的徐直军本人对电动车一直抱有深切的期望,他一直在力推华为进入汽车领域。郭平曾经亲自公开否认过华为进入汽车领域的计划,现在,有熟悉华为的人士透露,感觉郭平的态度开始转变。

大约在一个月前,华为战略部门发文称,在未来一年中,车联网将会是华为公司的战略重点,华为立志成为全球“车联网”的老大。而今年10月,包括任正非、徐直军、郭平在内,所有华为的最高层将会齐聚爱尔兰,讨论华为更长远的战略,汽车将会是这次会议最重要的主题。

徐直军爱汽车

华为试车场所在的曼卡科技园距离华为上海研究所不到两公里。这辆车出自华为的“车联网业务部”,负责人是蔡建勇。车联网业务部隶属于华为内部神秘的“2012实验室”,板块负责人是李英涛,他也是华为董事会成员。在这个所谓的2012板块中,有专门的电动汽车、自动驾驶项目,具体负责人是查钧。



但是,华为内部的人都知道,真正在点燃上海那辆车的人,是现任华为轮值董事长的徐直军,他也是华为未来战略的负责人。这个在华为内被昵称为“小徐”的湖南人,也是现在为人称道的华为芯片、手机、人工智能以及备受争议的云计算战略的主要制定规划者。

最近几年,对于汽车业务,徐直军近乎痴迷,在他最近3年所有的公开讲话当中,徐直军几乎每次都会提到汽车、无人驾驶。他毫不掩饰在这个问题上与包括任正非在内的华为高管们的意见冲突,就像当年决意进入手机业务、云计算以及如今大获成功的芯片业务一样。

徐直军对汽车的青睐与华为的业务发展走向紧密相关。在华为内部,业务的成长性是华为战略的优先选项,保持良好的业务成长性关系到整个华为体系的正常和安全运转。

3月28日,华为战略与发展委员会(SDC)上,华为预计2021年收入规模将超过1500亿美元,未来十年内可能2000亿美元。但去年开始,华为的收入增速开始放缓,尤其是支柱的运营商业务。

华为财报显示,2017年实现全球销售收入6036亿元,同比增长15.7%。但是,传统的收入支柱的运营商业务增长连年下滑:2016年为23.6%,2015年为21.4%,2014年为16.4,到了2017年增长仅为2.5%。关于运营商业务,华为内也有许多的传言,能够维系增长已经出乎许多人的意料。

广为期待的5G现在也被徐直军等华为高管低调看待,他认为,5G市场没有大家想象那么大;在华为产业版图里,5G仅仅是一个产品。华为内部认为主要的增长会来自几个方面:智能终端、云计算、数据中心、视频和企业网络。

以手机为主的华为消费者业务现在是增长的主力,去年销售收入237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1.9%。但是,全球智能手机整体市场已经进入新的平台期,手机业务的成长很难支撑华为的增长需求。不久前,徐直军就直言不讳地对外表示,这块业务的风险是存在的。

徐直军曾经寄予厚望的华为云,短期内面临阿里、腾讯等对手的强烈竞争,即使华为能在政府等局域市场赢,也必然是惨胜。徐直军信任的华为云团队主要负责人,在华为内各个业务线上一直屡战屡败,争议颇多。而对这块黑土地的成色,任正非的态度似乎有所保留。

除了手机和云,还有什么样的业务板块,能支撑华为未来几年数千亿的增长饥渴?汽车是徐直军脑海当中的一个主要的选项。

传统汽车业早就进入了成熟期,但电动汽车却在迎来一个高速的增长期。2017年,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的年收入达到了117.6亿美元,其中美国市场营收62.2亿美元,中国市场营收20.3亿美元。但是,Tesla一直没有很好地解决产能和成本的问题。

在各种场合,徐直军都在向汽车产业示爱。在2017年的10月的一个公开会议上,徐直军在谈到,“每一个行业都有可能受到人工智能的影响,未来最能颠覆的一个产业就是汽车产业,自动驾驶电动汽车可能将中国16万亿产值的汽车业,包括周边产业,彻底颠覆掉。”

华为没有机会像普通的互联网创业者那样把一个业务从零孵化起来,这可能是徐直军在互联网业务上几次布局均功败垂成的原因。只有汽车这种上万亿的市场,才能容纳下华为的野心。

汽车业的革命还没有发生

徐直军不是第一个对汽车产业萌生爱意的电信巨头,过去20年,手机公司试图进入汽车市场并不是新鲜事。

2002年、2003年,第一波发展起来的国产手机厂商就曾经期望进入汽车市场,当时国内手机品牌的领导者波导、夏新电子都曾经试图与南汽集团合作。



当时,北京大学路风教授关于中国汽车行业政策的文章和观点,引起了中国产业界以及政府的高层的高度重视。当年的中国手机市场新贵们就想,占领手机市场半壁江山之后,也许汽车可以作为下一个战场。但是,没料到的是,手机市场江山不稳,夏新、波导迅速溃败,进军汽车行业最终黄粱一梦。

最近的一次,当美国越野汽车品牌吉普面临出售的时候,有几家国内的手机厂商的决策者,曾经认真考虑多时,汽车行业的诱惑太大了。

为什么徐直军,以及当年的李晓忠、徐立华等人会觉得汽车市场是一个可以迅速攻陷的市场?他们的眼中,汽车行业除了市场价值巨大,会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在5年前,在汽车城底特律河边的那个标志性建筑大楼里,笔者曾经很好奇地向通用汽车的董事长丹·阿克森提到,酒店楼下,有一辆很奇怪的电动汽车,车内有巨大的显示屏,就像我手里拿的iPad一样。

这位曾经的海军将军连表情都没有——我们刚刚拯救了一座城市,他们还早呢。阿克森认为,底特律在掌控着汽车行业的发展趋势,而不是硅谷。在底特律城郊的博物馆里,能看到通用公司历史上众多的概念车,氢能、太阳能、电能的概念车。这些车脑洞大开,创意十足,问题是这些车从来没有一辆真正在市场上销售过。

当时,通用汽车刚刚发布了一款纯电的电动车。但是,这款车的销售并不好,总计能够行驶的里程大约100多英里。

这样的竞争对手面对门外像华为这样狼性公司的进攻会怎么样?通用这些传统汽车巨头的傲慢非常眼熟,当年通信市场的北电网络等等巨头同样都曾经是神一般的存在。

特斯拉这样的电动汽车公司不仅仅是带来了制造重心的转移—传统发动机被抛弃了—而是彻底改变了汽车的商业模式。“Not selling cars,It‘s rides!(不卖车,卖驾驶服务)”《经济学人》在近期的杂志中一语中的,未来的汽车商业模式都将面临的新变化。

BCG一份近期的报告也认为,自动驾驶技术和叫车服务的结合,让许多汽车制造商的“自身商业模式面临最为深刻的挑战”。

传统汽车公司一直在推动新能源汽车的转型,但是,不到生死关头,自我革命永远都会真正发生。

早在几年前,华为内部就对汽车业的这一变化有过激烈的争辩,主题便是“宝马追不追得上特斯拉”。当时大多数华为内部人士都认为特斯拉这种颠覆式创新会超越宝马,但是创始人任正非的观点却是认为宝马会不断地改进自己、开放自己,也能学习到特斯拉的一些强项。

在2013年底的一次内部会议中,任正非表示:“汽车有几个要素:驱动、智能驾驶(如电子地图、自动换档、自动防撞、直至无人驾驶……)、机械磨损、安全舒适。后两项宝马居优势,前两项只要宝马不封闭保守,是可以追上来的。当然,特斯拉也可以从市场买来后两项,我也没说宝马必须自创前两项呀,宝马需要的是成功,而不是自主创新的狭隘自豪。”

长期以来,任正非自己的座驾也是宝马。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特斯拉的销量超过10万辆,而宝马电动车销量只有2万多辆。即使英明如任正非也会有预测不准确的时候,但是,他现在也许会乐见这个局面。

2018年年初,华为的一个团队曾经参观了一家国内一家合资汽车公司,这家公司的年利润高达几百亿,他们也向华为的团队展示了他们面向未来的黑科技的汽车产品,那些连座椅上都捆绑了大屏幕的电动车。

华为的一行人心潮澎湃。如何挑战这些传统巨人,任正非、徐直军一定颇有心得,尤其是在技术代际演进巨大而且频繁的时刻,如何利用技术、供应链以及必要的优势,华为太熟悉了。

华为汽车还有多远

Tesla已经出色地定义了一款硬件平台,并且赢得了部分市场。但是,华为的供应链管理和硬件制造水平,应该比Tesla优异很多。在审核了自己的全球供应链体系之后,华为的高管们对汽车行业,越来越自信,他们相信自己能比Tesla做得更好。中国市场上规模众多的电动汽车创业公司,这些公司的表现和实力水平也在华为的扫描范围之内。

了解徐直军的人说,徐直军理想中华为要制造的汽车,应该是一款定价中档,比如30万以下,但是一定是能规模量产的城市SUV。当然上海试车场上,那辆改装的Tesla Model X,不代表更多倾向性,只是华为用来扫描自己的技术储备和供应链的能力而已。



蔡建勇领导的车联网业务部应该已经完成了这种前期的了解和研究,熟悉了规模化制造这样一款车的各种细节,这些准备会成为任正非、徐直军等人决策是否进入汽车领域的关键。

目前为止,似乎一切都是很乐观和正面。在电机、电池、电控方面,华为有丰富的储备,过去多年,这些技术被徐直军散置在华为的各个条线。

在任正非和团队讨论特斯拉和宝马之争的2013年,华为正式宣布进军车联网。随后,2014年,华为与东风汽车联手开发车联网,后来也与广汽、上汽、长安汽车和一汽建立了合作关系。

正因为顾忌这些合作关系的存在,华为几次公开、直接地回应有关华为进入汽车行业的传言。

2015年,时任华为副董事长、轮值CEO郭平曾经在一个汽车行业的论坛上坚决否认,华为有进入汽车制造业的计划,他幽默地表示,华为看汽车行业与家具厂看汽车的眼光没有太多两样,家具厂看中的是沙发,华为看中的是各种链接设备。

正是这一年,华为接连拿到了来自奥迪、奔驰的通信模块订单。2016年9月底,奥迪、宝马和戴姆勒联合五家电信通讯公司成立了5G汽车通信技术联盟,推进车内5G通讯技术的应用,这其中就包括华为在内。

2017年年底,华为宣布与欧洲第二大汽车制造商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在车联网领域开展长期合 作,基于华为OceanConnect物联网平台来构建CVMP(Connected Vehicle Modular Platform)平台,面向消费者提供新型移动出行服务解决方案。

早在2016年12月,就有媒体披露,华为中央研究院下属的车联网创新中心,在多个知名高校特别是传统汽车有较强学科背景的院校招聘毕业生。所招募的岗位包括:智能驾驶、动力电池系统开发和设计、电机和电驱、充电解决方案、整车设计等领域。当时媒体的报道称,华为在汽车业务的校招工作至少已开展了3年。

华为有关汽车的团队储备,不只是蔡建勇的车联网业务部,车联网事业部主要的研发重点是在华为认为未来电动汽车最核心的动力系统方面。除此之外,华为内部还有专门的研究电池、能源的团队——瓦特实验室。所有团队总人数规模有数千人之多。

有华为内部人士提及,除了上海的试车场,华为在加拿大有无人驾驶方面的研究和测试的团队,但是一直未见有公开信息。

华为内部的信息称,很有可能上述提及的这些相关的汽车团队会被调整集合在一起。

对华为来说,决策时刻快要到了。目前,华为明确的战略还都是以“车联网”的名义推进。

4月13日,华为战略委员会下发的一份关于2018年的战略文件中提及了华为的多个业务战略重点,其中车联网作为第一项被重点提及,而且明确说明,车联网是高价值行业,要加快布局,目标简单明确,要把车联网做成世界第一。

可靠渠道的信息透露,华为每年例行的华为年度战略会议——SAC,今年将会在爱尔兰召开,去年的主题是人工智能,包括任正非本人在内,华为40多位最高层,都参加了这次会议。

爱尔兰会议的主题也已经确定,就是汽车。

任正非的保留意见

华为对进军汽车行业的否认一直没有停。

2016年,业界传闻,华为可能与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之一和整车代工商麦格纳展开战略合作,推出华为品牌汽车。当时,华为否认称,“没有进入汽车制造业的计划,也没有推出华为品牌汽车的计划。”

最近的一次是2018年4月,当时有传闻称华为会联合一家汽车创业公司,曲线进入汽车行业,华为再次否认。

在华为内外看来,这种否认不能说明什么。华为此前也曾经将手机这类消费电子行业视若畏途,运营、云计算等领域看上去不太符合华为基本法和任正非对华为业务边界的要求和认定,仔细审视,华为最近10年,从业务形态到战略表述都有巨大的变化。

现在,是否会进入汽车领域还是要取决于任正非以及徐直军、郭平、胡厚崑的决策,最关键的还是任正非的态度,任正非一直不喜欢徐直军那些太过创新的想法,可能这也是任正非领导华为的策略。

2018年4月,一个显然与华为关系密切的自媒体号上发布了一篇《华为蓝军批判任正非10宗罪》披露,从对待AR、VR和智能驾驶等新事物的态度到用人文化,再到管理思想等,任正非这位宗师级的企业领袖在华为内部被彻头彻尾地批了一通。

这是华为内举行的一场批判和自我批判的活动。任正非第二条罪状是“过早否定新技术、新事物”。强调聚焦的多,“收的”多,对影响新技术、新事物,在没有看清楚之前否定的多。他担心公司摊子铺得太开,最后形成不了核心竞争力,强调聚焦旧多。

文中也提到了汽车项目。对于创新,任正非的策略是,“不能盲目创新,不能乱立项,不能做小项目,等着未来别人失败,我们好浅谈捡鱼。”具体而言,任正非在“人工智能出来以后也是很保守,就是跟着走,接着人工智能我们强调搞内部管理。智能驾驶还没开始谈,老板就说我们不能做,由于我们没有数据,所以不能做。”

内外皆知,任正非希望华为公司能够更聚焦在自己已有的主营业务上,任氏的两个词汇是“黑土地”、“打粮食”,所有的业务都要能像黑土地一样长出粮食,养活自己。

汽车业务可能短期内不符合这样的标准,任正非对这个话题的态度一直是有所保留。可以确知,在去年下半年的一场内部会议上,任正非曾经当众表示,他亲口否定华为要进入汽车制造业的想法。

在对任正非的那篇批判当中,批判者认为,华为强调聚焦和新技术、新事物的发展并不一定是矛盾,聚焦也并不意味着华为就一定不能突破现有的业务边界,不能调整业务组合。批判者提出希望,不要过早否定新事物,对新事物要抱着开放的心态,让子弹先飞一会。

外人很难理解和接受任正非的这种管理风格和方式,任由下属来提出如此“尖刻”的质疑,是否也是一种艺术。如果只看任正非对云业务、人工智能等业务的表态,很多人都会认为,华为的高层当中有巨大的战略分歧,汽车领域也是如此。

“言若有憾,心则喜之。”中国式的威权人物概莫能免,任正非恐怕也不能免俗。虽然口头对汽车业务有保留态度,但是,徐直军折腾多年的这些布局,包括上海那辆改装车,华为战略委员会的决策,以及10月即将召开的战略会议主题,应该都在任氏的视野当中。

据传,华为公司负责战略Marketing的徐文伟正在调研,关于汽车行业和这个主题,为10月的会议做好准备。这也许是说服任正非最好的场合。


军衔等级:

  大将

注册时间:
2011-11-25
发表于 2018-6-6 14:30:56 |显示全部楼层
hw发力还是很看好的

军衔等级:

  二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1-6-12
发表于 2018-6-8 02:38:0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事,很快汽车也可以是白菜价了

军衔等级:

  二级通信军士

注册时间:
2011-6-12
发表于 2018-6-8 08:03:3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事,很快汽车也可以是白菜价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C114 ( 沪ICP备12002292号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GMT+8, 2018-10-21 19:02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1999-2018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 Licens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