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短信验证,便捷登录

搜索

军衔等级:

  上尉

注册:2009-2-231
发表于 2009-11-22 13:09:30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把青春献X邮》

第一季、青涩记忆

第一节、新的起点

       游船经过三峡的的瞿塘峡时候已经是下午620左右,远处橘红的夕阳印红了半边天,我站在船头正拿着摄像机对这眼前的景色拍摄。宽广湖面,夔门之间,湖光山色,天水一线。心里完全的放松,没有了高考后的紧张,心里默念着“两岸猿声啼不住,青舟已过万重山”,完全沉浸在高峡出平湖的壮丽景色,就差把自己当李白了。
陶醉在这景色中时,电话响了,拿出当时还比较时尚流行的一款天蓝彩壳的nokia2100,一看是我妈打来的,接了。
    “喂,妈撒子事?”
       我妈用不是很大的声音但很关心的语气说:“没撒子事,就想问下你到哪里了,路上安全吧,自己注意安全哟,对了,你的录取通知书寄到家了,是红色壳子装起的,我和你老汉打开看了,是XX邮电学院,XXXX学院的XXXX专业录取了”。(高考没发挥好,只上了专科,本科后面才上的,所以从XX邮电学院到XX邮电大学待了5年。)
       我并不是太激动的说了四个字:“哦,晓得了”。
又随便和我妈说了几句,就挂了。然后我就望了满江印着橘红的江水,不自觉的心里还是有点高兴,想着未来的事。这时的我18岁,在宜昌回重庆的游船上(去张家界耍了一趟后坐火车到宜昌坐船游三峡回来)这年2004年8月。

       915号,在老汉的全程陪同下,来到了XX邮电学院的一个学车的坝子里面报道注册、体检、缴费、分宿舍。从9点半整到要到12点才去找宿舍,一个学长带我去的,那时宿舍周围还在修房子,去宿舍的路(不应该叫路)全是黄土。旁边树都没一课,就看见周围几栋新修的宿舍。到了宿舍楼下,做好管理员那里的登记,就直奔50X(五楼第X间房)。
气喘吁吁的和老汉提着大包小包上到5楼,50X房间就在楼道的右边第一个房间。进去一看有人在床上整理,这就是我遇见的第一个同学:李练(重庆江津人)大学对他娃认识是,侃娃,日白凶,死人都能给吹活。他睡3号床,我睡4号床,靠阳台的右边。2号床这时是一个四川人在整理:是我遇见的第二位同学:名字我忘记了,相处时间不长,因为他没住多久就换宿舍了(但我们叫他:书神),一天就去15栋楼下的书店去租武侠玄幻+YY的书,天天啃不停。最后一位同学,我是在下午6点过点才算第一次见面,因为他最早来,放好东西就和他妈妈去逛重庆解放碑去了。他叫:张磊(新疆人,汉族),是我很好的一个哥们。这个宿舍最后一个就是我了,我叫袁宇(地地道道的重庆人,在重庆生活了18年,就没离开过重庆)。
       大学的生活从2004年的915号这天拉开序幕。大学开学这一天也许大家都不会记得,但这天是我们新的一段人生的起点。不惯你过去高中成绩多棒,高考分数多高,在这个起点面前,我们都是零,一切从零开始。


第二节、一厢情愿的邂逅

       报到的当天晚上7点,学院要在第二教学楼的2100教室开一个家长座谈会。邀请我们专业全体学生的家长参加。主要是介绍学校的历史,发展过程,教学质量,就业方向和前景。反正一句话,95%是好的,不好听的少讲。(一定要让家长们感觉是帮孩子选对了学校,今后自己的娃娃一定飞黄腾达,前途无量)。
我妈老汉都去听这个家长会了。我就和宿舍刚认识的4个哥们约起,带他们去逛重庆的南滨路。走到要到校门,那么有一排桌子是旅行社摆的,吸引外地家长和学生参加重庆一日游,三峡5日游等等的地方。张磊遇见了一个老乡,马上就招呼起来。
     “刘雯雯,到那里去?”。
刘雯雯用很标准的普通话回答(以我的川普来说,是很标准了):“刚才和宿舍的同学一起去买了一点日用品,你去哪儿?”。
    “我和我们宿舍的去重庆的什么路去玩下”。
我忙着插了一句:“南滨路”。
    “那里好玩吗?,有好吃的吗?”(我倒,怎么女生都爱吃呀!)
    “我不知道,你还是问我们宿舍的重庆崽儿吧”张磊然后指着我说。
    “我不好意识的说,你们好,我叫:袁宇,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不要客气,我能帮忙解决的,都尽全力。”期间我说话是朝着刘雯雯的左侧说的,因为,我看见了一个穿着浅灰色帆布靴(有点点高帮),一套浅咖啡色的套裙和上衣。身高160左右,小腿笔直很匀称,很有光泽,嘴唇上抹着淡淡的玫瑰色的唇彩,晶莹剔透,像水蜜桃般的水嫩,可口。有点瓜子型的脸上,微微红润,楞楞的鼻子上架着一副粉红色的眼镜,脑后是扎起的马尾辫。风一吹,有几根发丝在空中飘舞,并带着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漂亮得真牛B,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很像香港某个女明星的样子。说完,我马上接着补充道:“你们有事没有,没事,我们一起坐车下山去南滨路看下重庆的江景、夜景。”
刘雯雯看了旁边的几位女性同胞们:“沈艳你认为了?”。
哇,她叫沈艳,刚才我不好意思问,现在总于知道了。
    “王芳,余丽均,你们想去吗?”沈艳侧身对刘雯雯右侧的她们。
      她们两个就在哪里发出:“恩…….
      这时沈艳就说:“还是算了吧,刚刚去外面买了些东西,还要提回宿舍,今天整理宿舍也累了,还是下次和你们去玩吧。”
      刘雯雯,王芳,余丽她们随后也表示了下次再去的意思。
      所以我们就没法再硬喊他们去了。
      我还准备说,大家留个电话,以后方便联系,或者QQ也行,要不我们帮你们提回宿舍。这些话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看来我的一厢情愿没有被沈艳领情,就这样短暂的谢幕了。
      哎,就这样,我的脑海就这样烙上了一个印,在下山玩的整个过程中都一直在回忆着那个沈艳的样貌,声音,表情。
      走在南滨路上,我问了张磊怎么和刘雯雯认识的过程。他说是他们在来学校报到的火车上认识的,她是新疆石河子的,34夜的火车上慢慢的聊天就知道是一个学校,一个专业的,就熟悉了呀。
     后面9点过点,我们就在南滨路打了一个出租车,花了14元左右,回到了学校。期间老妈打个电话给我说他们开完会了,叫我好好学习,说我们以后是进电信,移动,国有企业的的这些大单位的(现在的我在想,这个家长会是不是搞传销的哟,移动,电信真是那么好进的呀。后面他们几个的父母也打电话给他们3个说,好好努力学习,以后进国有大单位,多半是家长被洗脑了。)回家去了,叫我早点回宿舍休息。
      回去后,躺在床上,我想问张磊更多关于沈艳的事,一想多半他也不知道,只知道是刘雯雯一个宿舍的。我怕问太明显,他们要来开我玩笑了,抓我的小把柄了。
      睡前我还是问了一个问题,刘雯雯哪个宿舍的,什么时候好久我们有时间,叫她们宿舍出来搞个联谊,打消下大学无聊,空虚的生活。(因为,我们宿舍就只有一顶日光灯,就没其他电器了,那像现在大一的就有电脑玩呀。)。
      张磊听了后说是她们27栋的,就在我们上面,不远处。下周看有时间没有吧,有时间我打电话约她们出去玩,你是东道主,你要想想带我们去哪里玩。
      我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兄弟们,放心,我一定圆满完成任务。
      12点一过,可能大家今天都累了,想得到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都没什么话可说了,就早早的各自进入梦乡。而我是想念很像某个女明星的沈艳的而甜蜜的入睡。




第三节、隔日再见她

       清晨,阳光很早就爬上山头,那时候我们宿舍阳台正面没修其他宿舍,前面还是空旷的森林,后面要毕业的前夕才修好了给教师住的公寓。
       一缕阳光晒在我的头发上,一会就暖和了。我就睡不着了,就轻手轻脚的爬下床,去了WC,回来,他们都在床上看着我,我急忙解释,我是上厕所,没吵醒你们吧。他们不约而同的一脸坏笑说,我们知道你是去解决重要的问题去了。
        我倒,清晨直立(允许我用非专业词汇表达)现象是很正常的嘛,上厕所是更正常不过了嘛,难道正在看这篇回忆录的各位哥哥弟弟们早晨难道都是伟起的呀。
      9点左右大家都起来了,我们4人坐着吹了下牛。就一起下楼去校门口吃豆浆、油条、去了。吃饭中,我们不停的打望那些高年级的漂亮姐姐们,真是美不胜收,穿得真短,真敢露牙。其中有几个身材好的,被我们都点评了一次了。
      945,我们来到XX学院门口,有点破旧的青砖石瓦,里面的楼梯都是木制的,走在上面是一种沉闷的响声。在楼下等了几分钟,又来了很多人。都来排队领课本的。
       我们宿舍4人来得较早,就排在了最前面,很快老师们陆续的来的。每个班按学号的来排队。当时我的学号较后,是43号,所以都排到了队伍的尾巴。我们班刚排好位置,我就看见沈艳,刘雯雯,王芳,余丽均4个人,有说有笑的来了,当时我的火力主要集中在沈艳的身上,恨不得一口气把这个高地给攻破下来。可以,她进门,就看了我一眼,我马上准备开口想说:你们也来了。
       但她先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们起得真早,早晨的美景好看吧!”
    “进大学第一天兴奋中,睡不着,所以就起来逛了下校园”我面带微笑的回答着。
    “哦,那短裙MM这道风景线也随便欣赏了吧,还很开心的哟。”
    “恩..”我一时还不知道怎么回答。
张磊马上解围插了一句问刚才她们在那里吃饭?我们怎么没看见你们呀?
     “没有,我们只是路过,看见你们几个不怀好意的到处打望,还在不停的评论”刘雯雯实话实说着。
       哎,这次被她们给打击了,沈艳这个看起不咋高的高地,真的很高呀。
       等了一会,还没开始领书,人也基本到齐了。都有点不耐烦了,都开始到处吹牛聊天了,一会一个个的话匣子都打开了。
       张磊首先带头和刘雯雯先聊起来了,李练和另一个男同学开始侃游戏了。书神,和另一个眼睛男,不停的交流武侠玄幻+YY小说,那个脸色的X笑呀,真是美不胜收,像是自己就是男主角一样。
我了?傻傻的,在那里左转转,右转转,我想找沈艳的,但我有点怕她不理我,再加上我没想到什么好的话题。正在这时,她们班上的一个男生也走过来和沈艳开始聊天了,我只有眼睁睁的看着。
       我就在附近听。那男的说:“同学,你那里人?是四川的嘛?”
       我心里想:“真老套,明摆着嘛,和我说话的时候不是说的四川话呀。”
       沈艳客气的回答:“我四川德阳的。”
    “哦,我达州的,不远,都是老乡嘛。”
       屁的个不远,一个在四川西面,一个在东面,你以为是重庆的南岸区和渝中区中间就隔个长江大桥所.......这个飞白真会吹。
    “我打个电话哈,不好意识”沈艳说了就拿出一个有点大的手机(后来我晓得是UT斯达康的小灵通,而且很高端)
       看见沈艳没和那个男同学说话了,我感觉我多高兴的。
       沈艳出去打电话一会了,怎么还没进来。于是我在挣扎着出去看下不。后来想了想勇敢一次,我出去很正常嘛,有不是去做贼。
       我慢慢的走出去,每走一步都还在思考了内心也挣扎着,走到门口一转角,哦豁,我一下子吓了一跳。沈艳就已经在我面前,我离的嘴唇离她的额头好近哟。因为我站在比她高一截的台阶上。我马上下了一步。对她说,电话打完了呀。
       她很疑惑的问我怎么知道她去打电话。
       我当时就说是我猜的,我当时不可能说,我注意你和那个男的聊天很久了,居然还偷听完了全过程嘛,是个有点头脑的人也知道那是多么愚蠢的回答,也提早暴露了自己的意图。
       马上我改口到说:“我看到你手上拿的手机(其实后来知道是小灵通),所以猜你是去打电话了。”
    “你的细节饿观察能力不错嘛,那你出来干什么?里面开始领书没有?”她居然对我笑了,是那种比较温柔的笑着说。
    “没有,还没开始领哟,我..我也是出来打个电话。”我有点卡壳的说。
    “哦,那你慢慢打吧,我先进去了。”说完她就径直走进去了。
       我怎么那么傻了,非要说自己也是出来打电话的,怎么不说我是出来透透气的。
       哎,看来我面对沈艳不仅紧张,还有点大脑短路,明明平时多聪明的,现在就是一个大傻子。
       打屁的个电话,沈艳才离开30秒,我也又转身进去了。
       一进去,张磊就我问哪里去了,我就含糊说我没走那里去呀,我就在外面去透了下气。那你就速度进队,刚才有个辅导员说,哪个班先排好,就先发书。
        我漫不经心的站进队列,居然沈艳站到我的旁边,和我平起站着。我的妈呀,那个是又兴奋,又紧张起来。我正在对她笑了一下,我还没开口,她就先对我说了:“那么快就打完了,看你笑得那么灿烂,一定是和女朋友煲电话了吧。”
     “没有,没有,我读书到现在还没谈过恋爱,哪来什么女朋友呀”我很紧张的解释着。
     “哎,你紧张撒嘛,我就随便问问,有你这样解释那么清楚的嘛,像猪一样笨呀,呵呵。”(第一次说我像猪,现在都记忆尤新)
        我当时脸就有点烫了,我都不敢看她的眼睛。
        这时,辅导员徐晓莉高声的叫大家安静,马上领书了。
        此话一出都安静了,大家都想早点领书,早点离开。不一会,很多书搬了进来,很快每个人都领到了自己的教材。领了的同学都可以走了。一会人就少了一大半,这时候我们宿舍4个都领了,张磊叫大家准备走的时候,我说不急嘛,刘雯雯,沈艳他们宿舍的4个女的可能搬书有点累,我们还是帮忙下吧。张磊,李连,书神都同意了。
        我们抱着书走到刘雯雯她4个哪里,她们正好再为这么把这么多书抱回去发愁的时候。我连忙说,各位美女们,需要帮忙嘛,我们来帮你们搬书吧。我们随便也走到女生宿舍那边去看。她们4人马上就答应了。我就马上走到沈艳身边,把她的书一下子抱起重到我放在地上的书上叠起。再抱起来,对沈艳说,那么我一起走吧。
        沈艳还有点不好意思说“真麻烦你了,重不重嘛,重的话,我自己抱几本嘛。
        我急忙说:“不重,看我身体那么强壮,天天锻炼着,一点都不重,以后有什么体力活,就打电话给我吧。我随叫随到,24小时服务,你记个我电话吧!”
        后面理所当然的我和沈艳互留了对方的电话,我还在留我电话时还特意再一次完完整整的把自己的各方面爱好都详细的介绍了一番。
       在抱书回女生宿舍27栋的路上,我们谈得甚欢,天南地北的聊,相互逗有一个大致的初步了解了。(但在这过程中,我的手是多么的不好受,因为实在是好重哟,但我还不能显露出那种表情。只有硬撑着总于走到她们楼下,回想一下后来的诚信面庄那一坡抱着那么高的书,还真是辛苦呀。)书放到楼下,我们就看着她们一点点把书搬宿舍完了后,我们4人和他们道了别,就回去了。
       回来宿舍,实在手很酸痛呀…..,我就在那里发出哎哟,哎哟的声音。他们几个听了,就很酸的讽刺我,哟….动作那么快,飙一下就跑到沈艳身边去献殷勤去了,给美女抱书,是一种享受,你还累,我们才累。
       我马上回了他们,你们不也一样给美女们抱了书的吗?
       我们身边的可没你的身旁的那位迷人和有回头率呀,别人长得那么像杨恭如。
       对了,我一直觉得沈艳像一个香港女明星,现在他们一提醒,我才对上号了。心里那个甜呀,看来我已经着迷了….
       于是,我就开始了计划我的攻克高地计划,代号8848



第四节:大学第一堂课




       大学第一堂课是高等数学,我们在早晨一大早就去了教室2315。早了很久都没找到,最后2个人还是分头找才找到的,主要是不清楚2315的具体意思,只晓得是2教学楼。但2教有一栋新楼和老楼,我们最开始一直在老2教学楼找,恩是就没找到有第15间教室。所以我们还以为是被学校忽悠了!
       最后还剩15分钟我们才进教室,老师还没来。来了一些其他班的同学,我都不认识。还没周末接触。我们是135班一起上大课,2467、班一起上大课。我是5班的,沈艳是3班的,所以我们就一起上大课了。呵呵,看来上天对我真不薄呀,以后都不知道怎么报道老天爷了,开来我要多祈福哟!哈哈哈。我们从烧开水的这边门进去,就看见沈艳,刘雯雯,王芳,余丽均就坐在讲台左手边第4排。从离中间过道这边依次过来是王芳,刘雯雯,余丽均,最里边就是沈艳了。我开始还不好意坐到沈艳边边去。当正好我走到第4排的进口处,站了几秒,张磊叫速度进去坐,等下要上课。我就只要硬着脸皮进去坐下了。
       坐下就和沈艳打了招呼。我大脑就有点飘了,不晓得说些什么,她就拿出他的小灵通耍小游戏。明显我太紧张了,耳朵都绯红了,哎,开来我注定逃不过这次桃花劫,晓得是好桃花还是坏桃花哟。
       一会老师来了,进来一个高大威猛的男的,就是看起岁数有点大是我们的数学老师,姓彭,我就称呼彭老师。他一来就介绍了自己,和自己对课堂,考试,平时考勤的要求。大家都很认真的听,就我在开飞机,全都开到旁边去了,不时就去侧眼看下沈艳,但她听得认真,还做笔记,所以没发现。没当看到那涂抹了粉红玫瑰色的唇彩,水嫩可口的,我就有YY的冲动,看来古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还是有道理的嘛。我也想,怎能有这样邪恶的想法,我还是一个很不错的青年,不算最优秀,也算是求进步的进步青年吧。所以马上就压制了我蠢蠢欲动的想法。
       正当我幻想的时候,沈艳拍了我下说:“我笔没墨水了,能借下你的笔吗?”
兴奋中的我被拉回了人间现实,我回答了一句让她无语的话:“哦,上课没说要带笔呀。”
       当时说完,我都吓一跳,这么傻逼的话居然从进步青年袁宇的口中说出来,这是太不可思意了。
       我看着沈艳的表情,直接睁大眼睛,看着我,也是不可思议的表情说:“你的言论真是惊世骇俗,开来你上学12年,从来没带过笔,只带过书吧。”
       我无语了,连忙解释:“不是这样的,我身上带了的,你看嘛。”
       边说我边摸自己的包包。终于摸到一只笔,拿出来一看,晕,真够意思,是一根真彩的笔芯。我当时真是无地自容,  我先前的良好形象,这次要被全部抹杀干净了。要成一个邋遢,不爱学习,不上进的三无青年了。
       我很尴尬的把笔芯拿给沈艳,我灵机一动编了个谎说,这是我才买的笔芯,你先换了你那只用完的笔芯用。我问下,我的笔是不是张磊,李练他们拿去写了,忘记给我说。然后故意问了张磊一下。张磊没怎么听清楚,我就忽悠沈艳说,是张磊拿去用了,不要意思,要不我去要回来(这招狠吧,沈艳绝对不会说去问张磊要笔)。沈艳说不用了,有笔芯换了就可以了。这样我终于蒙混过关了。心里还沾沾自喜,我真是太有才了!
       这2节课,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听完了,也没听明白什么。唯一知道的是沈艳好认真哟。我恩是太惭愧了,一只在开飞机中。



第五节、第一个大学周末




       稀里糊涂的就过完了第一周,来到了周末。周末因为我是本地人,所以我在周五的下午没课了,就下山回家去了。
       回家后,老妈专门买了只母鸡来炖汤。在家里,反正很随性,没有什么约束,所以过得也很快,但就是因为太熟悉这个生活了18年的环境,所以也有点无聊,就在那里走来走去。看下电视,玩下电脑。突然我有一个想法,我想找沈艳聊天。但一想没QQ呀。于是,我就发短信和沈艳聊了几句,最后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给了我QQ。我马上加上了,可她没在线(因为大一不让配电脑。),但加了QQ后我欣喜若狂的再家里东蹦蹦,西蹦蹦。
       就这样呀,一直看着那个QQ头像,一直等呀,等呀,一直等待着那个头像亮起来。(当时的自己就有那么傻呀,也许正在看的兄弟姐们们也会有过这样的傻事。)
       就这样除了吃饭时间,我就一直等到晚上1点多。哎,谁会一点钟上网,恩是不睡觉呀。所以我就下线,去睡觉了。
       第二天继续重复着第前一天,在哪里傻等,在下午3点多的时候,我看见头像亮了,你不知道当时有多高兴,马上以最快速度发送了一条QQ信息过去,内容是:你上网了!真土的开场白。她回了一句,你是谁?我晕,原来还不知道我是谁?我马上就介绍,我是袁宇,昨天加的你QQ。就这样我们就开始我人生中最为激动的一次QQ聊天。那真是指尖在键盘上飞舞,眼睛是一直的盯着显示屏,生怕一眨眼人就不见了。我们就在QQ上聊了2个多小时。可能她要去吃饭了,所以再5点半左右,她就和我道别后,头像就变灰了!
       离开电脑桌,自己第一感觉是我精神太集中了,感觉真累。原来聊天都能聊到我这样的,算是少数了。
       关了电脑,看了一会儿电视,就吃饭了。


第六节、第一次大学联谊

       第二周开始上课,我和张磊抱着书去上计算机文化基础大课。(可能你们要问,为什么李练和书神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上,因为他们一个的2班的,一个是6班的,大课都不在一起的。)
       来到教室,我们早早的去讲台左边的第4排去占了座,因为我们是给沈艳,刘雯雯,她们宿舍4个占的。过了一会她们来了,看见我们坐在那里(主要是张磊再给刘雯雯挥手,不是因为我们魅力大。)就走过坐下了,运气好,沈艳坐我的左边,刘雯雯坐我的右边。我先和刘雯雯聊了几句,就开始和沈艳聊了。我问她,我们2个宿舍能不能周六或则周日去搞个活动,你认为如何。她说可以呀,但不知道去那里玩?我说我们先计划下去哪里,反正今天才周一,不慌嘛,还早撒,我们慢慢去考虑。
       聊了一会,就上课了。所以我也收起了话匣子,认真听课了,因为沈艳很认真,所以我也只有装着很认真了。
才进大学,每天也没耍事。所以白天上了课,到了晚上就在宿舍聊天。有时候王志也从403上来我们这里耍(王志是我前3年大学一个不错的朋友,是沙坪坝人。)王志提议,我们去沙坪坝的磁器口玩,当时我也是重庆人,所以我也想不出什么好去的地方,所以,大家几个一商量,就这样定了吧,先坐车到了那里再说。
       就这样,我们就天天的盼星星盼月亮,总于到了星期5了。我们先和沈艳,刘雯雯,王芳,余丽均先把第二天的时间定好,在哪里等都交代好了,我就回家去了。第二天早晨很早就要去老校门门口等他们。
       第二天,我们集合了,我们一起做346到了南坪,然后一群人转乘808路到了到了沙坪坝。我们先在三峡广场逛逛,这时候天空不作美,下起了毛毛细雨,可是当时我没带伞。王杰带了,张磊带了。(就我是最没先见之明的),当时,我们在计划,哪个给哪个打伞,最后的选择是:张磊和王芳,王志和刘雯雯,我理所当然的是和沈艳。还好,沈艳的提包里面装了一把伞。所以我就用沈艳的伞给她打起了。我们在逛街的过程中,沈艳又一个奇怪的动作,就是她慢慢的把左手拉着我打伞的那只手。当时,我的心跳呀,是那个砰砰砰砰的加速跳。当时我的脸也红,耳朵也红,都不敢看她了。她倒是感觉一点都不拘谨,很正常的样子。
       我倒是在那里紧张得哟,把伞都拽得紧紧的。后来,我一想,手都拉到我的手了,还不是对我的一种暗示吗?我不如主动点,所以,我就发傻的说了一句,你这样拉起很累,你就直接挽着我的手就行了。当时我说出这句话还很得意。沈艳听了,只说了一句,伞太小了,你打伞都把我右边的衣服打湿了,所以我就拉着你的一下,好躲进来点,不被淋。当时我真想找个地方钻到地下去。真的是自己给自己下个套,现在恩是解释都没法了。哎,我真是比猪都不如。
       就这样,我恩是走了好长一段路不敢和她说话。但我注意了打伞的方法,我就自己淋雨,也不能让沈艳被打湿了。所以我把伞都打到她那边去了,我这边只有一小截。沈艳看到了很关心温柔的口吻说,你莫打得太过来了,你这样会淋湿完了。我当时,脸都要丢尽了,就很马虎的回答了一句,没事的,我身体好的,不怕,你们女娃娃家金贵,不能淋雨,要感冒发烧生病的。她用命令的口气说:男娃娃也很金贵的,也不能淋雨的,你也要生病的。她那微微的一笑,真的把我刚才的尴尬全部化为一缕青烟,随风而散。我顿时,露出了一个很开心的微笑。后来我们就在三峡广场瀑布那里照了很多相片。其中就有一张是沈艳美女挽着我的手照的。现在都还在我的电脑里面收藏着。当时的感觉,只有过来人才能体会。(你们慢慢YY吧!)
       逛完了三峡广场,我们就开始出发去磁器口古镇了,但是有个问题,就是我们不晓得坐哪路车去。王志貌似还是沙坪坝人也是有点况的。只好朝重庆大学A区大门那边走,走到重庆大学,3个女的提议进重大去看看,逛逛,于是一行人就梭进去东看看西瞧瞧,在一个很大的湖那里我们相互都在那里留影,为在这个重庆最好的学校留下个记忆。(后来我又有一次去了重庆大学B区,最后从B区走到A区,走的是一个地下通道,那是我毕业的时候去重大参加华硕的招聘。)
       出了重庆大学的校门,我们路过饰品店,我看沈艳进了一个店子,在看一只可爱的猪猪娃娃,可能有12寸左右大小,看她拿起看了很久很喜欢样子,于是我心一狠,等她们几个女的走出去了,我就去把那个猪猪给买了,出来我就叫沈艳帮我抱到,我说我一个男娃儿家家的,大街上抱个这个不好。随意她就抱起耍了。(后来回学校下车后,我就故意说我不喜欢了,还是叫沈艳拿去吧,于是在推让后,她还是接受了,我不可能直接说我送你的,只有找这个理由了。直到毕业她都一直放在宿舍的床上抱着睡觉。)走了一段距离,我们老远就听见一辆小中巴在用哪种扩音喇叭喊:“磁器口,磁器口,1.5一个。”于是王志就把小巴士喊了,我们6个人就上车去了,因为是周末,人多,就没站的位置,我们就这样东偏西偏的摇到了磁器口大门。下车了,都有点兴奋,主要是我没有来过(18岁了,还没来过磁器口,当时除了南岸区和渝中区,其他区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我们一行人,到处逛,到处吃好吃的,什么麻花,轧糖,羊肉串,冰粉凉虾,到处看那些饰品店,我一直都在给沈艳打伞,一直陪着她,有家饰品店,我试了一条藏银手链,可是最后还是没买(其实是多想买的,当时我也不晓得为什么,我就想可能后面还有更好看的也说不一定)。
       后来我们中午在磁器口古镇鸡杂吃的饭,吃得我们一直冒汗,但味道真的不错嘛。吃了,我们又继续在哪里逛哟,逛了前面的码头,又去后面的小巷里面逛,变逛边照相。后面在一座桥上,我和沈艳一起照了一张她坐在石桥的石栏杆上,我站在旁边,我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其实是个装样子的,我哪里敢哟,怕被一儿光就过来了,后面的背景中有座塔。这张相片是我唯一冲洗出来的一张合照。现在还保存着。
       要到晚上6点过点,我们就准备离开了,我们一路沿来过的路回走,走过那条卖手链的地方,沈艳说进去逛逛,我说不早了,下次来逛吧,因为这是很多商铺都关门了。走过那个商铺10米左右,她一把抓着我的衣袖,就我拉回那店里,被命令式的戴上那手链,她欣赏了下,说可以,居然帮我给了钱(当时卖15元,当时一个月生活费也才400元)。就这样我们落后前面4个人很长一段距离,他们在磁器口大门哪里等我们老久,问我们去哪里了,我们就说去店了逛了下。就他们可能看出有点不端倪,但也没追问下去。于是我们就坐上808回南坪了,然后做起1.5元的中巴车上山,最后在学校外面的宏达还是天香餐馆(这个我记不清了,反正是任意一家)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后来我们就在校园里面漫步送她们3位回宿舍了,途中,我不停的望着沈艳(磁器口的一切,都像是她给我的暗示,我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我就大胆起来。),她倒是在躲我的目光。她们回去后,我们回宿舍休息,因为我今天也累了,所以就没下山回家。就在宿舍早早的睡觉了。
       大学第一次宿舍联谊就这样谢幕了。


第七节、国庆前夕

       在国庆的前几天,妈妈生病住院了。当时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在和张磊,刘雯雯,沈艳一起在逛南坪的步行街。当时是姐姐打电话给我的,说我妈现在已经晕倒了,但现在自己已经打车去解放军新桥医院了。当时是下午4点左右,我马上给张磊,沈艳告别了一下就匆匆在灯饰广场那里打了个出租车赶去了医院。
       和沈艳告别时,我大致说了下情况,后来回想她的话,看出当时她还是有点关心我的。叮嘱我别慌,路上小心,不要想太复杂这类安慰的话。
       到了医院,我积极赶去病房。陪妈妈做了一些检测。又看妈妈的精神状态有点好转,我就陪妈妈在医院里的花园到处逛了逛。然后都6点了,我和妈妈在附近找了家川菜馆吃晚饭。妈妈说这几天她就不回家要在医院观察,她也打电话叫南充出差的爸爸回来照顾下她。于是我随有点不放心,但还是在夜幕降临前离开了医院,独自一人回学校去了。
       回学校的路上可能花了3个小时左右,我9点多回到学校,刚刚一下车就看见沈艳和刘雯雯在老校门中巴车站那里站着。我略显疲惫的走过去和她们打了招呼。刘雯雯见我第一句就说:“终于回来了,我脚都站累了。”(后来我才知道是沈艳担心我,所以就硬拖着刘雯雯在老校门来等我,后来我知道原因真的很感动,心里暖暖的。)
       我当时还一脸茫然的说:“为什么要站在这里,怎么不回宿舍了?”
     “你妈妈没事吧,看你很累的样子,你吃饭没有?”沈艳很亲切关心的问道。
     “没撒子事了,就是妈妈头有点晕,差点晕倒了,现在再观察,谢谢关心。”我很礼貌的回复着。
     “你没吃饭,我们去春水堂陪你吃饭吧”沈艳说。
     “行,我请你们喝饮料,走吧。”
        在春水堂里面,开始我们3个还聊得蛮开心的。后来,我看见沈回复了几条短信,后来电话也不接,我就感觉不对了。但我也不好说出口,反正她的脸色不怎么如刚才那么自然了。
        后来我也关心的问她那里不舒服?她也含糊敷衍了一下。我也没再追问下去。
        我吃完后,也就和她们慢慢的散步着回宿舍。
        第二天,我下课后和沈艳有了一种相互粘着的感觉。我们好像都是故意的在门口等对方一起走,在路上,我说出了我一个大胆的想法,我问她国庆回家不,她说不回去,我就邀请她去我家玩,她说不行,我说我妈妈在医院观察,爸爸去照顾了,国庆我一人在家,邀请她去做客。这样我也不无聊了,大家都不无聊了。后来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她终于松口了,说去玩一天吧。我当时没高兴的在中心食堂门口吼出来算是够克制自己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930下午最后一节课下后,我就冲冲收拾完自己的东西来到了27栋的楼下等沈艳。

未完连载中........

[ 本帖最后由 sevenMO 于 2010-5-2 12:30 编辑 ]
已有 1 人评分经验 家园分 收起 理由
ccgleam + 10 + 30 + 10 奖励 期待后续

总评分: 经验 + 10  家园分 + 30  + 10   查看全部评分

举报本楼

本帖有 293 个回帖,您需要登录后才能浏览 登录 | 注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手机版|C114 ( 沪ICP备12002291号-1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GMT+8, 2024-7-16 19:59 , Processed in 0.581487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1999-2023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 Licens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