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9 15:10: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uyanmenghui 于 2020-9-10 18:06 编辑

十五
      
       老胡天天不忙着编程,倒是对泰国当地娱乐文化挺感兴趣,比如酒吧,按摩之类。
       有时候我真想去,公司现在资金紧张啊。
       但是,老胡说了:他请客!
       老大请客,无论如何我不能不给面子。
       不过,后来我回国以后,无意中看到了老胡的报销单,那些娱乐费用他都拿给我们公司报销了。
       老胡说,要去体验一下泰国的massage,听说很有名呀。
       那就去呗。
       但是,这是一个小镇,不是清迈。满街都是油门轰鸣的摩托。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按摩馆。
       一进门,就见一堆赤脚泰国女人坐在地上,都是工作人员,没有别的客人。
       生意这么差的店能进么?
       我就想夺门而去。老胡不依,说:既来之则安之。何况,刚才找了半夜也没有别的店呀。
       只好进去,榻榻米,躺到床上,电视也没得看。都是泰语频道。
       不过很快有人进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泰国女人。
       进来说了几句泰语,也听不懂。除了那句:刷我滴卡。
       然后,就从腰里掏出一根小木棍,对着我的嫩脚丫,恶狠狠地捅去。
       我一声惨叫:哎呀,我的妈!
       三分钟后,我实在受不了啦。
       我对着隔壁的老胡喊话。不想摁了!
       老胡劝慰我,坚持啊,坚持下去!
       他付了两个小时的钱。
       五分钟后,我已经到了店外面,这哪里是按摩,这就是谋杀,弄得我都瘸了!
       老胡还在里面坚持着。不过,十分钟,老胡也出来了,一脸苦笑,出来第一句话:卧槽。。。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9 20:34:2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开头有段重要的话忘了说了,现在加上:本文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军衔等级:

  列兵

注册时间:
2009-11-12
发表于 2020-9-9 22:10:37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学习牛人的经历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9-8-13
发表于 2020-9-10 11:25:53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更新!!!!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0 15:04: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uyanmenghui 于 2020-9-10 18:08 编辑

十六
      
      
       按摩是不成了,无论是foot massage,还是body massage。
       那就去酒吧。
       酒吧有陪喝酒的酒吧女郎。
       其中有个日本混血的兔女郎挺不错,她带着兔子头饰。
       老胡对我很鄙夷,他嫌这些陪酒女郎素质低。
       他非要让女歌手陪他。
       女歌手唱完歌就过来了。
       价格谈好,也不贵,一千钯。但是,女歌手要求,必须买一带一。他要带上她的朋友。
       那是一个比较丑的泰妹。800钯。
       老胡答应了。
       我还是喜欢我的兔女郎。兔女郎很阳光,说话叽叽呱呱的,我听不懂,但是很清脆,很好听。
       不过女歌手也很活泼,更漂亮,特别的白!
       她本来就很高,一米七多,还穿着一双鞋底超级厚的高跟鞋,弄得一米七五的老胡跳舞的时候,需要仰视才行。
       另外那个比较丑的泰妹,他正眼都不看。我只好当了皇帝,左拥右抱,一龙配双凤。
       还是语言不通。
       老胡英语口语很好,研究生出身,奈何女歌手总听不懂。
       不过,就这么比比划划的,倒也是挺热闹。
       最后,女歌手想吃东西,她想点一盘鸡。但是,她不会说:chicken。
       她说泰语我们又不懂。
       最后,她只好张开双臂,模拟鸡翅膀,一边扇动,一边嘴里配乐:咯咯哒,咯咯哒。。。
       然后,她绕着桌子开始转圈。
       我和老胡哈哈大笑。
       终于明白啦!
       晚上回去,老胡想带走女歌手,女歌手毫不犹豫拒绝了她。
       人家现在是明星!
       老胡想出个群演的价,那哪儿行!
       最后,他眼睁睁看着日本混血兔女郎骑着她的小摩托,带我回酒店,我抱着兔女郎的腰。
       摩托太小,带不了三个人。反正酒店也不远,老胡可以走着回去。
       然后,一阵风驰电掣,老胡的失落眼神在后面就不见了。
       到了前边的桥上,我还是下了摩托,跟兔女郎告别。
       实在不好意思撇下老胡一个人。
       别让人家回去影响了晚上编程!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0 15:06: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uyanmenghui 于 2020-9-10 18:10 编辑

十七
      
      
       老胡终于要回国了,他的电脑系统坏了,所有的数据和在泰国编的那些程序都丢了,他必须回去安装一堆专业软件,然后重新弄。
       我总算松了口气。
       娱乐界名人也不在。他出车祸了。
       他去越南出差,无聊的时候,他开车带着两个中研的人去旅游区玩,结果,车爆胎了,车翻了。
       幸亏没有送命。但是两个研发的人伤的很重,华唯用专机接回国了。
       没有娱乐界名人在,除了工作之外,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好在阿坤又从曼谷飞来了。
       阿坤是原来在东北片区时候的铁哥们。是我一个大学的师弟,当年的校园十大歌星之一。他的娱乐水平不比娱乐界名人差。
       清迈所有的娱乐场所,无论多么偏僻疏远,他嗅一嗅鼻子,就能找到。
       他常常跟我坐一辆嘟嘟,满大街左拐右拐。最后准确到达目的地,无论是小酒吧,还是KTV,还是泰拳馆,还是别的什么热闹的地方。
       有一次我们一块从一个酒吧出来,坐同一辆嘟嘟,结果被一群欧美的人拍了几张照片。
       他大怒!
       因为,他以为外国人把我俩当成了同性恋!嘟嘟是那种小型的三轮车,两个人一起坐,会稍微有些挤。
       他掏出手机,反过来对着那群人猛拍!闪光灯嘁哩喀喳,直到那群人落荒而逃。
       阿坤绝对不是同性恋!
       他几乎每天都要带女人回宾馆。不论档次。gogo show里的也要。
       老鸨是个人妖。拼命把光溜溜的泰妹往我们身上怼。泰妹身上都抹了一层什么粉。
       我很不适应。
       但这样的,阿坤也要!所以,阿坤绝对不是同性恋。
       我有时候会提醒他,别得了什么病。这些妞质量都太烂了,似乎还不如玻璃房的干净。好歹人家还会定期组织体检!
       阿坤告诉我:病,已经得了。
       他不知一次跟我说:那里得病了。每次时间太短。
       阿坤的名言就是:别看我时间短,我次数多呀。
       我不是大夫。我爱莫能助。
       其实,我也快得病了。
       阿纯消失后,又过了三个月了。三月不知肉香了。
       天天吃蛋炒饭。洒上柠檬汁,配点香菜叶!
       内裤都绿了。
       豪爽的时候,对老板喊一声:嗨倒,淫了。
       这时候,老板会给我的蛋炒饭,加一个煎蛋!
       不然,就会感觉吃不饱,就会觉得空虚。就会深夜煎熬。
       最难过的,就会想起了娇小温顺满嘴童音的阿纯。
       真的不明白。
       为什么突然就不理我了?
       为什么呀。。。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0 15:11: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uyanmenghui 于 2020-9-10 15:21 编辑

  十八
      
       阿坤他们去玻璃房的时候,我也跟着去了两次。
       隔着超大玻璃,里面的大厅里,美女如云,都穿着比基尼,坐在成排的台阶上,身上挂着号牌。相中了,就报号码。
       然后就是洗澡呗。
       我只看热闹,但我有些清高,我不玩。
       他们也不好意思自己玩。
       后来就没人带我去了。
       他们自己去,回来后再跟我描述情节。讲的很详细。
       基本上我都忘了,只记得有这么一段。
       基本程序,洗澡,按摩,然后,大肉来了!
       阿坤匆忙就完事了。
       据说泰妹的服务都特别好,超敬业。
       泰妹主动又张罗着,准备再来一次。
       阿坤连连摇头:no,no,no...
       泰妹很惊讶,说了些话,她的意思是:时间这么短,你会觉得舒服么?
       时间有多短?
       五秒!
       我知道。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就是知道。
       后面我还会说。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0 18:12:17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
      
      
       公司一直都是租车,雇泰国当地司机。一个月大多数时间,车都在下面跑路测。
       司机有一天来跟我哭诉了。
       原来是我们的员工,一个叫薛松的江苏小伙嗓门太大,把人家吓着了。
       泰国本地人都跟欧美人学,不爱加班。
       我们却是天天加班。特别是下去到县城和农村路测。
       不测完,不可能中途回来度周末。
       司机不愿意加班。我们的员工就跟他谈。
       结果,嗓门太大,把人吓哭了!
       司机来找我。
       他说:活了四十多岁,从来没有人这么跟他说话,好可怕!
       呵呵,我不能跟他说,我们中国人都这样,即是一家父子,甜蜜爱人,有时候说话也像是在吵架!那是国粹呀。
       这个司机原来跟我挺熟。
       有一次去测试,他要回家一趟。我还去过他家,在农村,好像就一户,旁周围全是庄稼。
       这不像在我们国家,土地紧张。连村里的房子,也都是密密麻麻。
       我刚到泰国的时候,我曾经路测跑遍了整个北区。就是他开的车。他的技术很好的。
       很多次大雨瓢泼,深夜,我们还在山里面飞驰。那是泰国的雨季!
       我们在一起一直很愉快。
       我住宾馆,他跟我睡一屋。吃饭一起吃。周末晚上,我会请他喝威士忌。
       他一个可以喝一瓶,500毫升的那种。
       我那时候还很不习惯威士忌的味道,一滴不沾
       ,都是他一个人喝完。
       不像现在,我自己可以喝一大瓶。700毫升!
       最后,我决定,跟他下去跑几天,让公司的那个小伙,先休息几天。
       阿坤这段时间很闲。他决定,要跟我一起下去跑跑。
       虽然我做的是无线,而他是做交换。并不相干。
       他要跟我下去,有人跟我作伴,我自然没有意见。
       但不好的就是,我一个人下去都是住小宾馆,他要一起去,我得住大酒店。
       成本会高很多。
       公司现在已经没钱了,我正天天发愁成本核算。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0 18:12: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uyanmenghui 于 2020-9-10 18:13 编辑

二十
      
      
       泰国一年有三个季节:热季,雨季,凉季。
       雨季是每年5月~10月,全年有85%的雨量集中在雨季。
       现在是八月份,平均气温在27℃~28℃。
       泼水节是在四月份。水灯节在十一月份。
       我跟阿坤下去测试,每到一个地方,晚上阿坤都会凭借他敏锐的特殊感知能力,去踩点,寻找合适的娱乐场所。
       不过,很快他就失望了。
       那些农村和县城能有什么?
       有时候晚上出去了,回来晚了,连嘟嘟都打不到。还得步行。路上连路灯都没有!
       有一次,我俩不得不摸黑,走了一个多小时土路,才回到酒店。
       这次没让司机跟我们住一起。让他自己去找地方。
       很快他就失去了出门猎艳的兴趣。
       偶尔就在酒店里找找乐子。
       有一次,住了一家五星级旅游酒店,两千泰铢一晚。风景超好。外面有一片很漂亮的水域,水面清澈见底,周围全是芳草萋萋,整齐的绿茵无边无际。
       阿坤每次跟我都住一个房间。
       他又无法报销。我呢,最近资金紧张。
       有一天晚上,吃完了饭,百无聊赖。
       阿坤用酒店的电话,叫了个massage。
       一会,一个中年大嫂上来了。这明显不是阿坤想要的。
       他很认真严肃地告诉大嫂:我们没叫按摩。应该是别的房间叫的!多半给酒店搞错了。
       大嫂一阵错愕,眼里全是狐疑的眼神,一脸的不信。
       她坚持要用房间电话,打到客房服务去问。
       但是,电话怎么都打不通。
       她走了以后,我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阿坤早已拔掉了房间电话线的插头。
       真是老奸巨猾。
       晚上十点多,我处理完了测试数据,阿坤也回完了工作邮件
       我们不想睡觉。
       阿坤说,去一楼酒吧坐会儿,chick in的时候,他看到有个酒吧。
       整个楼道静悄悄的,电梯也没有别的人。
       我们很快到了一楼酒吧。
       酒吧里只有一个女服务员。
       没有其他人。更没有什么乐队和歌手!
       我们俩叫了点小吃和两小瓶嘉士伯。
       阿坤叫服务员过来聊天,最后,终于搞明白了。
       现在正是旅游淡季,这里又比较偏僻,今晚整个酒店,就住了我们两个客人!
       难怪!
       我一下子想起了那位按摩大婶充满狐疑的眼神。
       是别的房间里的客人叫的按摩?
       见鬼,哪里有什么别的房间的客人!

军衔等级:

  上将

注册时间:
2009-1-18
发表于 2020-9-12 12:25:12 |显示全部楼层
先mark后看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2 14:03:11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
      
       几个乡县的路测做完了,报告也发回去了。
       准备返程。
       阿坤忽然提议,这里是清迈北边,距离金三角不算远。不如就过去看看。
       金三角方向,风景一路不错。
       只是开始出现军警,检查护照。
       阿坤会开车,他有国内的驾照。但这在泰国不管用,再说,他也没带驾照。
       路上人越来越少,车更少,阿坤忽然想自己开车过瘾。
       最后,我说服了司机。
       开了不久,要穿过一个村子。
       忽然迎面一辆警车。
       村子里路太窄,阿坤有些紧张。
       这里如果查到他没有驾照开车,还是很麻烦的。
       结果,越忙越乱,两车交汇的时候,他打错了方向盘。
       完蛋!他居然蹭了警车一把。
       然后,警察停车下来,看了看擦痕,开始对着我们叽里呱啦!
       不过,最终这个泰国老警还是很好说话,看到下车的阿坤紧张的满头大汗,态度诚恳。还有旁边的泰国本地司机使劲解释说好话,最后他不再深究。
       但是,他不让我们走。
       他指着警车上的擦痕,说:money。
       赔偿是天经地义的,没话可说。
       阿坤这次身上没带什么钱。我只好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出来了,一万五千多钯。
       大约合三千块人民币。
       都给了那个泰国老警。
       双方马上就亲密如一家。
       老警还专门给阿坤讲解了开左舵车的操作要领。
       最后拍拍他肩膀,老警开车走了。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一位原来的华唯同事给我说的。在越南胡志明市,有一次他们开车创了红灯。
       交警过来了,他马上递上小费。
       平时一般给不了几块钱,偏偏那一天没带零钱,只好塞过去一张十元的美金。
       你猜后面发生了什么?
       这个警察在十字路口,居然把所有南来北往的车都截停了。然后,敬礼,让他们的车先行!
       简直是国宾待遇!
      
       我跟阿坤说,金三角要不就到这吧。
       不想再往里去了。
       因为没钱了。
       阿坤也兴致大减,连说好险。
       于是我们掉头回了清迈。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2 14:09:45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
      
       阿坤又回曼谷了。
       娱乐界名人还在马来养伤。
       日子过得有些无聊,好在工作开始忙起来。割接,升级,扩容,天天熬夜。
       我带着几个员工住在一个比较便宜的公寓里。薛松跟小武,不跟我们住一起。他俩选了旁边不远的另外一个条件好一点的公寓。
       这是他们的自由。
       每个周末大家聚餐一次。
       有一个周六晚上很晚,小武忽然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看看。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过去。
       到了那里,一进门,就看到了两个喝醉的人,一个是韩斌,一个是个年轻的中国女人。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正在互扇耳光。互相骂对方:你傻逼!你傻逼!
       年轻女孩挺性感,肩膀有纹身,肤色稍黑。看起来年龄并不大,应该不会超过二十五岁,不过一脸风尘,骚劲十足。
       最后,我才搞明白。这个女孩是韩斌新交的女朋友。在一个赌场里做荷官(dealer)。
       不过,这女人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她是从云南偷渡来的泰国。是一个清迈当地珠宝商的小蜜。还吸毒。
       她也住在这个公寓,跟韩斌小武他俩正好斜对门。不知怎的,就跟智商很高但情商偏低、样子憨厚可爱的韩斌搞到了一起。
       这天,两个人又出去喝酒,在酒吧里喝多了。回来就开始吵架。
       韩斌让她戒毒,她让薛松娶她。最后,就开始互相掐咬。
       这事我也管不了。
       后来,我让韩斌早点离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背景太复杂。他嘴上答应,实际没听。
       我们每天吃饭都是一起吃。公司免费提供中餐和午餐。
       有一个周五晚上,吃完饭回来,韩斌走路总是躲躲闪闪,净往人后面或者树后面藏。
       我问他,怎么了。
       他说了实话,他说感觉有人跟踪他。
       前几天半夜,他跑到那女人房间里鬼混的时候,珠宝商忽然回来了。
       他吓得落荒而逃。
       这几天就总是心绪不宁,担心有人要伤害他。
       呵呵。我还能说什么?
       我说,要不你先回国休息一阵吧。
       他说不用。应该没事。
       后来真的也没发生什么,估计珠宝商的女人多的是,这个女人并不重要。
       后来,泰国项目结束以后,两个人居然真的结婚了!
       不过,半年之后就离了。
       从此,不管韩斌去哪儿,隔段时间那个女人就会给他打电话,要钱!又没钱花了!
       韩斌又是哭,又是骂,最后,还得乖乖去汇钱。
       这真算是冤家路窄呀。
       不知道再后来怎么样了。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2 14:10:48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
       割接告一段落,大家都很累。
       这个周五的晚上,会过餐,我决定带着员工去唱歌。鬼使神差,我还是选择去了麦伦。
       麦伦KTV除了包房,也有大厅。
       我当然不可能带着员工去包房,那里有陪唱的泰妹。
       我们就在大厅里,点了吃喝,然后点歌。
       我唱了一首《新鸳鸯蝴蝶梦》。
       大厅的音响特别好!容易出效果。结果唱的满堂彩。
       我只好又唱了一首:《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第二首唱的有些跑掉,但这首歌旋律好,照样获得满堂彩,反正就算唱错了,泰国人也听不出来!
       这两首都是纯喜欢听的中国歌,我当初练了很多遍。她对邓丽君的歌倒是兴趣一般,估计也是有代沟吧。
       邓丽君在清迈可是家喻户晓。每个KTV里面,别的中国歌曲可以没有,邓丽君的必有,还特别全!
       邓丽君也是死在清迈一家酒店里的。就是原来娱乐界名人常住的那一家。华唯公司的协议酒店。
       大家轮流唱完歌,一边碰杯喝酒。
       有的员工似乎从没有来过KTV,扭扭捏捏放不开,死活不唱,勉强点了,又唱得鬼哭狼嚎。
       不过,泰国人照样给掌声。
       十一点多,我决定要回去了。
       出门的时候,我的眼神总往里面瞟。
       刚才坐在大厅里的时候,我的确看到一个认识的泰妹。是皮肤很白的一个小姑娘,估计应该也是混血。
       我认识纯之前,她陪我唱过两次。她跟纯很熟。
       但她此刻正躺在一个老外的怀里。
       她跟我调皮地眨眨眼睛。
       我还能跟她说什么呢。
       我也看到有一个跟纯一模一样的女孩。
       袅袅婷婷的,她就上楼去了,头也不回。
       但我知道肯定不是纯。
       否则,她听到我唱歌,怎么会毫无反应?
       原来都是趴在我耳边,反复说:like you,like you。她的口气吐到我耳孔里,酥酥的,麻麻的。
       如今时间又过去很久了!
       可惜我该忘的,全没有忘掉。
       真苦恼。
       晚上,我又梦见了纯来了,她很羞涩也很大胆地走进来,抱住我,吻我,她的舌头会拐弯!所以,她一直吻到了我的心肝里。。。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2 14:11:31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
      
      
       AIS的设备供应商除了华唯,还有诺基亚。
       厂家负责诺基亚网络优化的,是一群东南亚的自由人。
       其中有台湾人,还有马来人和香港人。他们都是诺基亚的合作方(Sub)。
       有一个小伙人挺帅,也挺和气。英文名叫jeff,是台湾人。
       后来,我04年跳槽到了诺基亚。jeff,还有另外一个马来人,有一年来河南项目干活,我在诺基亚办公室见到了他们俩。
       他们的收入都比较高,一天300多美金,一个月22个工作日,大约合月薪人民币五六万。那可是2002年。
       不过食宿要自理。
       他们也不是诺基亚的正式人员,跟我们的性质一样。
       跟他们比,我们有些自惭形秽。
       我那时候一个月才2500块。每天补助100。都是人民币!
       员工们比我还高一些。毕竟我是股东。
       公司创业唯艰。一直都资金紧张。
       公司2001年底才注册完,注册资金100万,实际上出资只有73万。
       买了一套正规的tems路测系统,就花了20多万。
       所以,很快资金就告罄。
       很多钱都需要股东自己先往里垫。
       手里没钱,身上没胆!底气不足!
       东南亚那帮人,天天晚上出去H APPY ,然后在办公室里互相用母语或者英语交流经验。
       我们只能干看。羡慕嫉妒恨。
       我们还要天天加班!
       中午的时候,他们都去饭店。
       我们找路边摊,顿顿蛋炒饭!
       牛逼的时候,就高喊一声:老板,加份煎蛋!
       牛逼到了极点,就喊:老板,加两份煎蛋!
       嗨倒,淫了!
       两份煎蛋吃得我浑身兴奋的发颤。。。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2 14:14:20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
      
      
       人和人之间,什么时候没有区别,没有高低和贵贱之分?
       当然不是洗澡的时候。
       你洗的是澡堂子,人家在高级酒店。怎么平等?又不是量尺寸!
       而是运动。
       那时候项目开始走上正规,周末有时候不算很忙。
       不用加班的时候,就跟那帮东南亚人一起去清迈大学打篮球。
       打两三个小时,出一身臭汗。
       那是那段时间里,我们每周最开心的时候!
       有一个周末,又去清迈大学打球,结果场地在维修。很遗憾!
       我让员工们自己回去了。
       我不想回去,就一个人无聊地瞎转。
       转过一栋楼,忽然一个女孩迎面过来,跟我招手:hi,hello,老马(泰语老马是帅哥的意思。不过,我并不帅)!
       居然是那个在麦伦陪我唱过两回的泰妹。
       就是那个身材高挑,皮肤稍微白的有些过分的女孩;就是那晚躺在老外怀里,还调皮地跟我眨眼的泰妹!
       她居然是清迈大学的学生,还学的是护理专业。
       她叫由。
       她陪我在校园逛了很久,还请我喝了瓶饮料。
       她的英语口语很流畅。
       不过我的英语口语一直不太好。
       小时候在农村上初中,英语口语还不如邓超,family的发音,我都是标上中文:发米粒。
       而由的英语口语,有清迈地方口音。
       所以,我只能勉强听懂一些。
       我最后问她纯在不在这个学校。
       她说,纯上的是payap university。
       不过,她似乎看懂了些什么,她告诉我:纯有男朋友了。
       本来我想晚上请由吃饭。忽然间就失去了兴趣。
       但是,由却不肯放弃,她拉住我的手,问我:晚上去不去酒吧玩?她一个女同学过生日。别人都有男朋友。她还没有。
       她问我:愿不愿意当她一晚上男朋友?
       她的小手虽然冰凉,但却很软和。
       由穿着白色校服筒裙,白白净净,身材高挑,还配着一付眼镜,怎么看都不像个陪酒女郎。
       她这付精明能干的样子,倒颇像我上大学时,我们系的那个女学生会主席。
       可是,天!你不知道她在KTV里有多放得开,我几乎熟知她身上全部的味道!
       所以,我知道,我很难拒绝她了。
       只可惜,她不是阿纯。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2 14:14:55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六
      
       2000酒吧。
       这是一个生日酒吧!
       只要是生日聚会,一律免费酒水,送蛋糕。歌手和乐队免费唱生日歌!
       所以它生意特别好,全是年轻的俊男靓女,全是生日party!
       当然,酒水不能挑,只有几种选择,想喝好的,还得掏钱; 蛋糕也一样,想要定制的,标名字的,也得付钱,还很贵!
       点歌当然也要收费,免费的只有一首:happy birthday to you!
       但是,来这里过生日的,都不是为了省钱,而是为了这里的气氛,那简直火爆呀!
       整个酒吧里面仿佛装满了火药!
       我一进门就感觉到热血沸腾。到处人头涌动,摩肩接踵,加上灯光很暗,仿佛谍影重重。
       歌声响亮,穿透力强,音调很煽情,乐器震耳欲聋。
       泰国女孩身材基本上都很好。
       泰国的舞蹈,主要是手和腰在扭动,像蛇一样。
       这么多人一起晃动,全是白花花的性感的肩膀!
       由她们一帮学生早占好了位子,一张大桌子,十几个人围拢。
       基本上都得站着。
       差不多每个女孩旁边,都有一个帅哥。年轻就是帅!
       而我,自然也有了一个新的身份,由的男友。
       泰国人喝酒,就是威士忌兑矿泉水,或者雪碧。
       倒的酒很少,加上水和雪碧,满满一大杯。
       歌手不断唱着生日歌。
       我发现,他们唱生日歌跟我们不同,他们唱的短促有力!节奏感强,仿佛机械一样!
       不像我们唱的那么有气无力!
       我不怎么会跳舞,由抱着我的腰教我跳,她使劲晃着我的屁股。
       弄得我几乎喝不成酒!
       一会儿蛋糕上来了,一会儿又是大捧的鲜花。
       泰国本地花卉品种很多,有一个很大的鲜花市场。它的旁边就是清迈赫赫有名的虫子市场。
       我忽然看到了梅。
       梅是我在麦伦见过的最漂亮的泰妹,像奥黛丽赫本一样漂亮!
       清纯,靓丽,而且,理性,倔强,在包房,她从不让我们碰。
       她的男朋友倒是很一般的长相,就是特别壮,很黑,黑的像泰森一样。
       我跟她还有他男友一起干杯。
       她男朋友长的虽凶,但实际却比较腼腆和安静,总笑,不说话,偶尔还会脸红!
       虽然那红因为脸黑,你几乎看不清。
       梅当然知道我的冒牌身份,但是,她还是很热情。
       一桌又一桌的生日聚会,一首又一首的嗨歌,弄得我几乎忘了自己是谁。
       恍惚仿佛自己都变成了泰国人!
       我跟由的亲密动作越来越自然,自然到几乎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来个法式湿吻,再把舌头像鞋带一样系在一起!
       别以为我不会。纯就会!
       喝呀,跳呀,唱呀,笑呀。忘掉了这段时间的压抑和劳累。
       我再次跟由碰杯,喝了个交杯酒!
       然后,我一抬头,发现对面又新来一个女孩,我跟她笑着打招呼。
       然后,我就愣住了。
       这个新来的女孩,我是如此熟悉,她就是纯!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2 14:15:10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七
      
       我几乎要跑过去,抱住她,问她,为什么不理我!如果不喜欢我,又为什么那天晚上要去找我。
       但我一动不动。
       纯的眼神,仿佛从来都不认识我。
       她旁边有个男孩,两人说说笑笑,那男孩还很年轻,染了一头的黄发十分飘逸,乖乖的气质,颇有几分现在鹿晗的底子,可以跟华唯的小董斗帅了。
       那应该是她的男朋友吧。
       我一阵沮丧。
       刚才的兴高采烈,全变成了失望和沮丧。
       慢慢地,由感觉到了我情绪上的变化。
       她试图调动我的情绪,一杯又一杯跟我喝酒。
       我一杯,她一杯;她一杯,我一杯。
       我看到了那个男孩有时候会去吻纯的脸颊。纯没有躲,不过,也没有迎合。
       我继续跟由大口大口的喝酒。
       恍恍惚惚也不知干了多少杯。
       然后我清醒过来了,我没事。
       但是纯不知道什么时候跟那个男孩走了。
       由已经喝醉了。
       恐怕今晚我还得送她回学校。我今晚是她男朋友呀。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2 14:15:36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
      
       由不想回学校,太晚了。再说,她说她想洗个澡。
       她也不是很醉,不过,显然喝多了,一直都在嘻嘻哈哈的笑,仿佛世界上什么都很好笑。
       我也不敢带她回我的公寓,倒不是因为租金便宜,房间设施太简陋!
       而是我跟员工们在一起。
       这半夜带一个女人回去,那可不容易说的清楚。
       于是,我带她去了钻石河边酒店,开了一个房,还是426。
       这房间的床上,曾经有纯给我的一份最贵的礼物。
       如果不是成本问题,我真恨不得一直住在这里。
       说不定,哪一天,夜半梦醒,就能听到外面有动静,然后我迷迷糊糊地起床,在猫眼里,看到一个苗条性感的小女孩,脸上挂着泪珠,身体一边瑟瑟发抖,一边犹豫着举手敲门。。。
       这成了我后来很多年,很多个夜晚的寂寞想象。
       房间里有两张床。
       由洗完澡,想躺在外边床上的时候,我告诉她那是我的床,我让她睡里面。
       外边是我跟纯睡过的床。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报复一下纯。毕竟,她今天晚上,还不知道睡在谁床上。那个男孩,他的男朋友,又那么帅。
       不过,由很快就睡着了。
       我白考虑那么多了。
       我也很累了,酒喝的真不少,人一直迷迷糊糊的。
       我也睡吧。
       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总觉得有一个站在我床边注视着我,眼睛盯着我,一眨不眨。
       我翻身坐起。却发现只有黑暗的空气。
       我甚至还听到了有人半夜敲门。。。
       早上,由问我:晚上谁在敲门?!
       我估计多半是一个走错了房间的客人。
       肯定不会是纯!
       以后也不会是纯。
       纯应该永远也不会再来了。
       原来我不够确定,心存幻想,昨晚之后,我彻底破灭了这个幻想。
       由吃了早餐就回学校了。
       走的时候她捏了捏我的脸。
       我也捏了捏她的脸。
       我们就像情侣一样!
       但我知道,我并不喜欢她。也很难喜欢上她。
       她太开放,还有点疯狂。让人失去了最后的想象。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2 14:17:33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九
      
       清迈有一个虫子市场。
       里面全是成堆密密麻麻的黑乎乎的虫子,油炸的。旁边就是油锅。
       虫子的种类太多,很多就是路边路灯下的那种。有时候地上就是满满的一层。
       有密集恐惧症的人,肯定会觉得很可怕。
       原来娱乐界名人总带我过去品尝。
       一般都是傍晚过去。那时候常常他才刚睡醒不久。
       我没有密集恐惧症。
       但是,我不吃虫子。
       我就看着娱乐界名人一只一只地啃,像啃牛肉干,鸡爪子一样津津有味。
       但我实在想不出虫子会有多好吃,又那么脏!
       有一次,娱乐界名人顺手从小摊贩的虫子堆里拿了一个,想放进嘴里品尝。
       结果,那虫子忽然飞了!
       是一个躲在死尸堆里的伤员吧!
       这东西我只能欣赏。
       但我爱吃的东西,娱乐界名人也不喜欢吃。
       鸡屁股,真叫香!
       烤鸡屁股,尤其香!
       我曾经有一次,一口气吃了三串共24个肥的流油的烤鸡屁股!
       之后很多天,我总能梦见一群鸡来找我算账,它们全都没有屁股,一摇一摆地走路,像笨鸭子一样。
       吃完虫子,就到旁边的鲜花市场。娱乐界名人总会买一束玫瑰花,送给她今晚上未知的新娘。
       不知确定是谁!但一定肥臀巨乳。
       娱乐界国内的女朋友也来过泰国。
       我见过一次,一起吃的饭。
       我一看就明白了娱乐界名人这个癖好的由来。
       他女朋友的屁股和胸,几乎占了她体重的一半!
       那可是真叫波涛汹涌,翘到失重!
       你如果拍一下她的屁股,恐怕要到第二天中午她才会有反应:咦,是谁摸我的屁股!
       太大,太圆,太翘,像一个大鼎!
       排队的时候,你在她后面,会有很大的距离感,仿佛中间隔了一条路。
       后来他俩还是分手了。
       娱乐界名人的妞儿太多,满清迈几条大街都是。
       到处有女泰妹跑过来拥抱,拥抱,继续拥抱。
       她女朋友最后实在受不了。
       马上回国,换了号码。
       娱乐界名人,从此失去了他的国之重宝!
       九鼎之首,从此流落民间。。。

军衔等级:

  特邀版主

注册时间:
2004-11-23

爱心徽章,06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家园原创写手 爱心徽章,07年为希望小学奉献爱心纪念徽章

发表于 2020-9-12 14:17: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uyanmenghui 于 2020-9-12 14:56 编辑

   三十
      
       由于清迈大学的篮球场还在整修,所以我建议诺基亚那帮人跟我们一起去Payap university打球。
       他们同意了。
       这样每一个周末我们就换了球场。
       我知道,纯今年应该是大学一年级。
       她刚跟我认识的时候,英文还很差。如果大二就不会这样了。
       而且,她今年19岁,无论是周岁还是虚岁。都应该是大一。
       也许泰国根本不论周岁和虚岁。我不管。
       我还确定,她现在的男朋友,是新认识的。
       毕竟七月份她还跟我在一起,九月份她就装作不认识我了。
       这个男朋友就是在我回国那一个多月认识的。对吧。
       说不定感情还没有那么深?!对吧。
       说不定他们也未必能处太久。对吧。
       不管处多久,也说不定哪天就会分手。对吧。
       就算不分手,也定会有不开心的那一天。对吧。
       不开心的时候,会不会想起跟我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呢?对吧。
       也许并没有什么快乐时光,美好回忆。但万一有那么一天,她偏偏就想起我了呢。对吧!
       没有什么不可能。
       既然最不可能的,都已经发生。
       我一直想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爱过我。我要她亲口对我说。
       每个周六和周日下午,Payap大学篮球场!不见不散。
       我这么跟Jeff那帮自由人约好了。
       两个月过去了,我始终没有见到过纯。
       有时候打完球我也不走。
       我在校园里游荡,我期望着像那天在清迈大学遇到由一样,遇到纯。
       可是,这样的偶然没有再一遍偶然。
       如果不是工作太忙,我都想假扮一个泰国学生,晚上来这里上自习。
       我可以考Payap大学的研究生么?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想象。
       我不可能丢下我的公司,我的项目,我的团队,在这里执迷不悟地泡妞。anyway!
       就这样,泰国的雨季,终于结束了。
       时间翻到了十二月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Archiver|手机版|C114 ( 沪ICP备12002292号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GMT+8, 2020-10-27 03:16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1999-2020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 Licens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