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军衔等级:

  列兵

注册时间:
2018-3-26
发表于 2019-2-26 16:27: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若为青帝 于 2019-2-26 16:28 编辑

天将黑,镇子,酒馆,这个点的生意不算好,客人也不多,破破的音响里放着天后的“流年”,一转眼什么都流失的那首流年。外面稀稀拉拉的下起了秋雨。酒保擦着杯子,寥寥几张桌子坐着三三两两的酒客,很少有人抽烟。

门开了,走进来穿着工装雨衣的人,嘴里嘀咕什么,放下身上的线和包,抖抖身上的雨,径直走到吧台坐下,熟练地掏出“白沙”烟,叼着深抽了一口,慢慢的仰头吐出来,满脸很享受的样子。

酒保看看他,问:“老样子?”

那人:“嗯”。

酒保变魔法似得手速接满了一扎啤酒,从吧台一头甩给了坐在这头的那人。那人看也不看用手按住酒杯,一滴未洒。酒杯的酒随着“咕咚、咕咚”的声音进了大半。那人才不舍得把酒放下来,长长的打了个酒隔。。。。

门开了,走进来穿着雨衣的人,跺跺脚,把雨衣甩下来放在旁边的篓里,拍拍头上的雨,径直走到吧台那人身边坐下,熟练地掏出“黄金叶”烟,叼着深抽了一口,慢慢的仰头吐出来,满脸也很享受的样子。

酒保擦着杯子看着刚进来这人问:“老样子?”

这人:“嗯”。

声音未落,酒台上滑过来一杯冒着小火苗的“B—52”,这人伸手从吧台旁边的筒里拿出吸管将杯里的酒一抽到底。刚刚略微发抖的身体才慢慢的放松下来。

那人转头看看这人,悠悠地说“老懿呢?”,这人叼着烟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扔一边说“加班,又升了职,不得更玩命啊”。

说罢,这人抽一口烟,拿出手机拨弄两下,赌气似得扔在吧台上,“艹!下班了也不消停,又不是歇着呢,给客户送个发票还得给人送到吃饭的地方,白天单位蹲一天,说是开会呢,谁知道去哪儿潇洒去了!一会还要回去报日报,MMP的。”

那人等这人发完牢骚才慢慢的说“你知足吧,我TM还得去给人修宽带去,鬼知道下这么大雨把哪儿又给泡了。”

这时候酒保走过来擦着杯子说“正好,我们这宽带老是断,你给看看。”

“下单了么?”

“没!”

“那管我啥事儿”

“。。。你不修宽带么去?”

“那咋了,给你修你给我钱啊?”

“你们公司的宽带啊,你不管?”

“管毛线,你没听过多管多错多扣钱,少管少错多发钱!”

旁观的这人叼着烟鼓掌说“老廉,你这话说的忒没毛病了啊。”

酒保擦着杯子对修宽带那人说“看你说的好像很有心得似得。”

那人摆出傲娇的样子说“嗯哼,哥以前是运维装部门主管,传说中的后备干部一枚啊。”

刚说到这里,酒保和旁边的这人一起喊“切!!~现在就剩”装”啦!哈哈哈”

老廉不恼反乐“装有啥不好,老懿不是装了这么多年总算又升职了,谁知道这样也流行装孙子,越孙子越能升啊。”

说到这仨人一起大笑,原本沉寂的酒馆有些不适应了。旁边聊天的酒客们仿佛习惯了这种韵调,没有太影响什么。

外面的雨有些大了….

老廉呷了一口杯里的啤酒,对旁边的这人说“老癫,你有..40?”

老癫瞥了一眼老廉说“我谢谢你全家啊,我刚35岁2个月零2天。”

旁边正在喝茶的酒保一口茶喷了出来,老癫好像先知一般用手中的公务包挡在脸前,酒保的茶全喷在了包上。酒保随即拿起布要给老癫擦包,老癫用手一档,伸出一根手指头,酒保立刻明白,变戏法般放在老癫面前一杯B-52,“我请客!”!

“完美”,老癫掏出手绢一边擦着包,一边继续说:“我这样啊,全拜天天的KPI,指标所赐,无休止的开会,检讨,报表,PPT,谁也受不了,别以我这偏分来看人啊,老廉你比我光得早不是?”

老廉摸摸自己的“地中海”说:“我都40的人了,这也该啊,你才刚35,这样以后…”

“还有以后么?”老癫不等老廉说完就打断道。“35岁已经没有上升空间了,这是咱们这个行业的规则,你别说不知道啊”。

“唉….”老廉又呷了一口啤酒叹息道:“那你现在怎么打算?辞职?”

“我傻啊?怎么可能辞职呢?”老癫将擦完包的手绢叠好放回自己的裤兜里,一口嘬完了那杯B—52,幽幽的说“现在辞职不划算啊,工资赖好也能给我交个保险,这么多年跑客户的经历虽然装个孙子,但来好也有助于开阔眼界。我是想好了,35以前,我会拼尽全力为了这公司玩命,会为了跟你们公司抢一个客户而拼命,会为了丢了一个客户而觉得苦命,现在不会了,看看我这样子,再看看你跟老懿的样子,反倒有种解脱的感觉。”

也许是酒劲儿上来了,老癫越说越来劲,酒保擦着酒杯,老廉抽着烟,都没去打断他。

“驴前面的萝卜没了,还走个屁啊,得干点别的了。”老癫抽了口烟,不再说什么了。

酒保听到这里脱口而出:“其实干什么压力都很大,现在工作真心不好找,要辞职得先有后路,有准备。”

老廉抽了口烟看看酒保“干点别的,也好,现在微商挺多的,起码挣个烟酒钱。回头干的好了,也能开个实体,现在很多单位的人不都这样么。”

气氛沉寂了下来,外面的雨也更大了….

“老廉你呢?就这么继续给人修宽带?爬杆?”老癫摸摸自己头上不富裕的几根毛发。

“不然呢?已经不惑了,现在辞职去哪儿找工作,跟你似得做微商,也没那个货源和经历,只能这么熬着了,熬退休,祈祷着家里老老小小都平平安安的变老和长大,我的负担能小点;祈祷着我自己身体能硬朗点,扛得住这个家;祈祷,呵呵,祈祷我干脆从杆子上摔下来弄个工伤拉倒,狗日的。”老廉喝完了最后一口啤酒,长长的除了一口气,叹息了一声。

“咱们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为了公司付出了那么多,这公司可以说一半的荣誉都是咱们拼来的,现在狡兔死走狗烹,我真是不甘心啊!”老癫说着说着有些哽咽,头埋得深了些。。

老廉侧身拍拍老癫的肩膀,“兄弟,你还年轻,我熬退休也不是说就真的是熬了,骑驴看唱本么,我懂你的想法,很丧,过了狗日的35岁,目标以下就没了,拼了这么多年用努力换提升最后没提上去,谁都不甘心,但这就是生活和现实不是?其实也是好事儿,终于可以放下干点别的了,没必要这么执拗。”
酒保在旁边沉默着,擦着杯子。破破的音响里传出天后的“EYESON ME”,宛如天籁,透人心扉。

外面的雨仿佛小了些,不那么闹腾了。

老癫的电话突然响了,他眉头一皱,厌烦的拿起电话看了号码,脸上的表情才算好点,“kao,老懿这货有良心,这时候打来电话,要请喝酒么?”。老廉也跟着笑了笑。

“喂,领导,恭喜领导又升职了啊,可以啊你。”

“…………..”

“行啊,我们就在老地方呢,来不?”

“………….”

“KAO,要啥玩意这么急啊,我们俩还都有事儿呢。听你的声音这么喘呢,你那儿嘛呢?”

“………….”

“行行行,你忙你的,咱们来日方长,再约吧,你多保重,革命还需要你去努力呢~8了。”

“………….”

老癫放下电话,偶了一口烟说,“老懿这货,还在做他的汇报材料,说明天一早就要,今天看来他还得熬夜,再熬就成国宝了。”

老廉嘴里喷出一溜烟气,笑着说“你以为他现在不是啊,跟你年纪差不多吧,那造型,头上放两只鸟就是鸟巢了。”

俩人的烟同时抽完了,各自看看自己的烟盒,捏捏,空了。

“这是赶着咱们要走啊…”

“干活吧..”

老廉和老癫说着就要起身收拾物件。

久久没有说话的酒保突然开口了:“老癫,你这年纪正当壮年,应该在各个地方都是顶梁柱,堪大用的时候,不行你跑跑路子?”

老癫有些意外的看着酒保:“路子?别说没什么路子,这辈子来这里算我输,别的地方对着我们这个岁数的人光后备干部轮流了几波了,干劲十足,这地方,竞聘有级别限制,要求35岁以上和狗不得参与,你了解一下。”

酒保愣愣的看着苦笑的老癫,有转头看看收拾妥当的老廉,一身工装雨衣,背着一捆线和工具包,虽然东西未必有那么重,但是这个40多岁男人却已经早早的扣肩膀塌腰了,酒保知道,有很多无形的东西压在这些男人的肩头,他们没办法跟家人、朋友、同事去倾诉,只能在这里互诉衷肠了。

老廉淡淡的一说“我们就是那种被称为“失落的一代”的人吧。”

老癫搂着一下老廉“走吧,哥哥,开工!争取今天10点前回家!”

刚说到这里,老癫的电话又响了,老癫的状态迅速又开始了不耐烦,嘴里嘀咕着掏出电话“催!催!催毛线,卖给这帮….唷?老懿他们家的电话,几个意思?”

“喂,嫂子,啊~~老懿加班呢。啊?????好好!我们现在就过去,好好,在哪儿?你别急啊?!?”老癫说话声调越来越高,口气越来越急切。放了电话转身对一脸疑惑的老廉说“老懿突发脑梗,晕倒在办公室了,正在送到XX医院,快走!”

老廉把本来已经背在身上的装备往酒馆角落里一扔,“去他奶奶的!修鸡毛!朋友重要,走!”

声罢两人已经消失在酒馆门口了。

门在合上的瞬间,酒保看见外面雨已经停了,飘起了雪花,冬天终于来了….

酒馆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酒保放下那个擦了半天的酒杯,把他扔在了垃圾桶里,小伙计路过问“老板,擦了这么半天怎么扔了?”,酒保笑了笑说“之前某堆高高在上的人用过的东西,擦也擦不掉,用着嫌恶心,也怕把不干净的东西传染给正常人,扔了清净。别愣着了,今天不会有什么人了,提前打烊,下班!”
小伙计欢天喜地的走了。

酒保给自己来了一小杯伏特加,点上一根烟,转头看看酒柜上放着的照片,那是6个人的合照,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和青春的气息,照片下面写着“9X届XX班XXX寝室毕业合照”。酒保将照片上的浮灰擦了擦,不自觉的笑了,回手又将照片放回原处,猫身在柜子里翻来翻去。

半晌,终于找到了什么,酒馆里昏暗的灯光里,照着酒保手中的牌子,“XX省通信分公司XXX部XX主任,编号XXXXX,姓名XXXX”。

夜,中雪,小镇,酒馆。越来越大的大雪中,酒馆招牌灯熄灭了,酒馆叫“同心人酒窝”。

转眼快奔四了吧。人生过了一半,梦也做了一半了,还没醒吧,怀揣着破旧的回忆,背着越来越沉的压力,驼拖前行着。无论是辞职,隐忍,或者是没心没肺,只要自己认为值得,好男儿哭着也要扛过去,不为以前,只为以后。

谨以此文,献给广大通信基层员工们,你们,是最棒的!



已有 1 人评分经验 家园币 收起 理由
u9527 + 8 + 10 赞一个!酒干倘卖无~

总评分: 经验 + 8  家园币 + 10   查看全部评分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9-1-26
发表于 2019-2-26 16:36:43 |显示全部楼层
没那么夸张啦

点评

若为青帝  世事无绝对。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2-26 17:17

军衔等级:

  列兵

注册时间:
2018-3-26
发表于 2019-2-26 17:17:11 |显示全部楼层
xkwtwr 发表于 2019-2-26 16:36
没那么夸张啦

世事无绝对。

军衔等级:

  上尉

注册时间:
2013-12-31
发表于 2019-2-27 08:09:30 |显示全部楼层
一声叹息~

军衔等级:

  上尉

注册时间:
2010-3-26
发表于 2019-2-27 15:39:40 |显示全部楼层
说到心坎里。。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9-3-3
发表于 2019-3-3 10:30:3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文采斐然。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9-2-19
发表于 2019-3-5 16:25:1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lz的文采干通信真是屈才了

军衔等级:

  列兵

注册时间:
2012-6-9
发表于 2019-3-6 14:00:10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先。说出了基层的心声。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9-3-8
发表于 2019-3-8 11:14:06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这么大,经济发展不平衡,营商环境不一样,通信 人服务环境也不相同,通信人的待遇更是区别很大,不能一杆子打死一片人,但总的来讲,招标价格年年降,通信人的日子能好过了,我也不相信。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9-3-16
发表于 2019-3-20 07:37:2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卧槽最后把我看哭了

军衔等级:

  列兵

注册时间:
2011-10-9
发表于 2019-3-25 14:41:21 |显示全部楼层
一线就这样,公司定的KPI考核指标,真他妈的不是人干的。

军衔等级:

  列兵

注册时间:
2011-10-9
发表于 2019-3-25 14:41:53 |显示全部楼层
公司KPI考核指标,全是办公室里做PPT的人做的。

军衔等级:

  列兵

注册时间:
2018-3-26
发表于 2019-3-29 17:27:42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各自珍重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Archiver|手机版|C114 ( 沪ICP备12002292号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GMT+8, 2019-5-20 16:52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1999-2018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 Licens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