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家园 活动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0-9-5
发表于 2017-2-15 18:39:03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天空中的云朵

笔者有幸,过去的7年中,在爱立信这家颇受业界尊敬的公司工作过,并从事过研发以及产品市场等方面的职位。从内心而言,我非常感谢爱立信能够给我这样一个宝贵的机会,使我能够近距离的去观察和体悟,这家曾经伟大的企业,是如何良好的运转,同时又是如何在日复一日的堕落中,走向衰败的。

开始细说之前,我先给出一个结论:当前的形势下,任何一家有相当实力的中国供应商,在公平的商务与技术竞争中,对于某一具体的竞争标的,都可以击溃爱立信。下如此结论,并非笔者一时之快,也不是要黑爱立信,而是通过仔细观察和分析而得出的。欲知缘由如何,请看下文分解:

爱立信衰败的第一宗罪:自欺欺人

自欺欺人的典型特征,就是喜欢做鸵鸟,无视外界的变化。

近5年来的电信制造业,其一是产业链发生了巨大的变局,由于互联网商业的风起云涌,特别是OTT技术和商业的繁荣,原来处于价值链条顶端的电信科技,已经沦落到价值链条里中低层的位置;其二是电信业本身的自有竞争格局,由于华为蒙古军式的全球攻城略池,外加中兴的强劲跟进,爱立信以及诺基亚这些传统的西方供应商,已是难有招架之力。

然而,面对如此巨大的变局,爱立信的内部,可以说上到CEO下到普通员工,几乎到了可以用“麻木”来形容的地步。他们不是不知道世界已经发生变化,而是因为长期处于优越的环境与条件下,从内心和行为的角度,完全拒绝去承认和接受这样的变化。我们那个会计CEO,每次演讲,说的最多的是什么呢?KEEP RELEVANT,这啥意思啊,意思是我们要在这个变化的时代中,保持与新事物的“相关性”。那么问题来了,你作为一个传统的业界领导者,居然在产业的变局中,只求相关不求领导,可见爱立信目前领导层的眼光和野心,是多么的狭窄。再者,说到具体的技术,爱立信口口声声称自己的TECHNOLOGY LEADERSHIP,其实已经完全沦为公司内部自我意淫的笑话。因为,无论是端到端的全程网络解决方案,还是具体到他们做的最好的无线解决方案,爱立信早已被中国厂商全面超越。难道不是吗?说到全程网络解决方案,你几时听过爱立信卖了多少IP/数据产品?卖了多少光网络?卖了多少云服务?甚至因为完全跟不上变化,连手机都不敢做了。然后说到无线产品,没错,爱立信长期以来,都是无线产品的领导者,但是时代真的变了,无论是新产品推出的速度、研发的反应能力、新产品的性能、新产品的集成度和小型化,别说是华为,现在连中兴都可以把她给打趴下了。

落后不要紧,要紧的是落后了还堂而皇之地继续装逼。

公司里面,上上下下似乎总有这么一个可笑的共识,华为他们的东西都是山寨,即使他们强,那也是山寨,所以你华为要尊重我。这难道不可笑吗?试问,山寨有错吗?后进者生存和进步的重要手段,就是学习。就如石器时代的人,跟青铜时代的人打仗吃亏了,他们要不学会要青铜武器,等待他们的只有灭亡。日本人没有山寨?韩国人没有山寨?第一台电话是贝尔发明的,你老祖爱立信就没有山寨?关键是商业社会里面,只有靠领先才能获得尊重,你爱立信现在好吃懒做,凭什么要获得人家华为以及整个业界的尊重?就因为你老?老而不死是为贼。

在公司总体营收方面,爱立信在2013年就已经被华为超越,预计2015年华为的业务体量会达到爱立信的接近两倍。然后爱立信里面的人,有多自欺欺人呢?他们说没事,华为的运营商业务还是比不过我们爱立信的;结果如何人家的运营商业务超过爱立信后,他们又会说,没事,华为的无线业务还是比不过我们爱立信的。其实商业竞争中,玩的就是整体的规模,玩的就是综合的竞争能力,这已经不需要我多解释。但是他们这种态度有多么的无聊,我相信大家都会心里有数。

具体到产品和服务方面,爱立信自欺欺人得也是十分可笑。爱立信里面强调一个叫做Thought leadership,意思就是思想领先。这听起来挺高大上的一个词,揭开画皮来一看,你便会发现,所谓的Thought leadership,就是一群专家,每天只会瞎逼吹牛,却根本拿不出落地的产品和方案来。他们到处宣扬自己的理念有多么的先进,到处吹嘘自己的产品性能有多么的优越。但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当中国和世界的客户都是SB啊,人家就算是不识货,还不能货比货?

从2014年中国移动的LTE大集采,爱立信在其中的表现,其自欺欺人的程度,表现得真可谓登峰造极、炉火纯青了。明明自己是标王价格最高,本身就是对自己能力和外界竞争状况的误判,结果还狗尾续貂的发出来一个声明,说咱价格其实不是最高的,只不过报价的结构不一样。结果是什么,爱立信在那次格局性的竞争中,可谓惨败。败了还不认错,败了还说全是政治原因,而不是反思自己产品和商务的竞争力不足,这不是自欺欺人又是什么?

爱立信衰败的第二宗罪:傲慢自大

傲慢者对世界观察的视角,总是俯视的。说难听点,就我牛,你们都是SB。

爱立信长期以来作为电信行业、特别是移动通信行业的领导者,确实是很有值得其傲慢的资本的。从模拟技术到数字技术,从2G到3G,爱立信确实一直都是业界的标杆和老大,那么她自满和傲慢的做派,自然会在日复一日的成功与欢呼中形成。

其实傲慢与自欺欺人,总是相伴而生的。很多的表征,无须再赘述。我只想拿一些很生动的迹象,来让大家看看。从傲的角度来看,要是你在公司内部,所写的文档,用的不是他们心目中的“标准模板”,他们的评价就是那都是“野路子”;要是你用的词语,不是他们心目中所谓的“标准行话”,他们的评价就是那都是“非名门正派”。请问这种闭目塞听、难以包容的态度,不是傲又是什么呢?

说起“慢”,那就更加比比皆是了。什么芝麻绿豆的方案,全都要经过N次的讨论会;什么事情,都要讲严格的流程;其实大公司有很多的讨论会,有很多的严格的流程,是可以理解的,好笑的是,这些会议永远都是10个人来开,最后就一两个人来干活,或者是开完会之后根本没有人愿意干活。其实,大家都是不是傻子,愿意干活那些少数人,时间长了,也都不愿意干了。

爱立信傲慢的另外一个深层次原因,就是其核心员工大都出身名校。按照中国贫富分布状况来说,名校的人嘛,一般家庭出身都很好,名校毕业后再加上在500强工作,那种骄傲之情,可以说是“毫无罪过”地深入骨髓。这些人,不能说不聪明。只是一天到晚只会瞧不起对手,一天到晚只会喝咖啡吹牛的聪明,究竟能够为公司创造什么价值呢? 华为老板还有很多的员工,不是出身名校吧?这种普通人由于艰苦奋斗,打赢那些所谓的聪明人的例子,简直是多了去了。

爱立信衰败的第三宗罪:懒惰成性

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这样的真理,在爱立信却是错的。

爱立信里面的很多人啊,其懒惰的程度,真是能让一般的中国人,感到触目惊心。大家都知道,如果只是一两个人懒,就是那人烂;要是很多人都懒,那就是公司的制度烂了。不过,在我看来,爱立信是人和制度都烂到一起了。

知识经济时代,人性化是个好东西,只是过犹不及。过于人性化就等于完全没有纪律了。爱立信因为没有打卡制度,所以很多人都很晚才到公司,然后很早就离开,这在许多公司,完全是无法想象的。没有饱满的投入,哪里来饱满的斗志呢?爱立信里面还有一些人,根本就常年不到公司,搞个所谓的“home working”,其实偶尔的“home working”是一个挺好的事情,但对任何一家正常的公司说,员工常年“homeworking”,那老板不起诉你偷窃公司劳动时间、不立刻炒你鱿鱼才怪!不过,这在爱立信,那是常有的事,大家都习以为常啦。

群体的懒惰,这时一种体制性腐b。

懒惰就如爱立信给员工发行的不良货币,驱逐了能够真正产生价值的良币。那些原来愿意勤劳的人,会怎么想呢?好吧,既然这么多人不用干活,都可以拿高薪,我干嘛要那么傻兮兮的去辛苦呢?结果就是,公司里面高的位置、收入高的位置、舒服的位置,都被许多老人把持着,而这些老人们一般都是比较懒的;那些勤劳的、年轻的人,要么逐渐被同化,要么实在是不想浪费生命而离开。

促使爱立信群体性懒惰的原因还在于其“绅士”般的问责和裁员制度。

从爱立信这几次大裁员的情况看来,爱立信业绩差的时候,一般喜欢先裁普通员工,再载绩效差的关键岗位,接着裁背景弱的部门领导,最后才是裁的业务负责人。这不是笑话吗?业务不好,问责的第一人,一定应该是业务的最高负责人,然后才能是逐级往下打压,如果要裁员,第一个被干掉的,就应该是某个大头目。可爱立信很绅士,这几年业绩大滑坡,下面的人都做炮灰了,结果那些领导人,大多数只是平级调动,然后继续各种高薪舒服爽。你说这样的一个团队,在竞争如此激烈的世界,怎么可能有战斗力?!

接着讲裁员制度。在爱立信,裁员是一个很奇葩的事情。当然爱立信N PLUS的裁员待遇,绝对算得上是业界良心。搞笑的是,在公司不景气的情况下,似乎大家都在等裁员,都想着捞一把再走。由于公司很轻松有很有“懒”文化,所以烂人和懒人们,就喜欢和公司共存亡,你赶他们也不走,因为他们总是有拿裁员包的盼头;然后那些年轻的、能干的、不想等死的,要么把野心丢掉,和他们一起继续在公司耗着等包,要么就不玩儿了,包也不要就主动走了。主动走的人,会被留下的人看作SB,因为他们想着自己被裁了,还能有包拿嘛。这样的结果是什么,那就是环境太舒服、裁员待遇太好,激励大家去等着被裁员。如果一个公司的体制,就是激励着人们去争取裁员包,而不是激励着大家去实现业务目标,这不是作死是什么呢?

爱立信衰败的第四宗罪:竞争力依赖

大多数的成功都取决于你的核心竞争力,但是,当你的“竞争力依赖”限制了你的远见,并使你看不到其他机会时,它就会变成一种自我毁灭的习惯。对竞争力依赖的公司就像“井底之蛙”,总以为天空只有井口大小,但是,如果从井里出来,想法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关于竞争力依赖而失败的例子,可谓数不胜数,而科技业界典型的就是柯达和诺基亚。柯达依赖独步天下的胶卷,然后死在了数码时代的沙滩上;诺基亚依赖天下无敌的功能机,然后死在智能时代的浪潮中。那些曾经使你成功和辉煌的竞争力,如果你死抱着不放,沾沾自喜地在那里继续做着老子天下第一的美梦,那死期离你就不远了。

爱立信目前的主打战略就是无线宽带加服务。因为,爱立信做来做去,实在是没办法把其他的创新产品做得有竞争力,而且确实无线在过去的时代,给爱立信带来令人瞩目的辉煌。不是说,爱立信聚焦在其擅长的领域,就是错的。问题在于,如果家庭缝纫机在整个社会中的价值占比——已经大幅度下降的时候,你应不应该跟上时代,发展相应的转型能力?无线宽带在未来5至10年内,必然还是移动通信发展的大方向,然而,对于整个社会层出不穷的各种新技术,包括互联网、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方面,无线宽带再不像以往那样,几乎是整个通信时代(1995-2010)的唯一主题,而仅仅变成了未来时代众多课题中的其中一个罢了。意思是以前整个业界,100块钱的生意,有80块钱都是来自无线业务的;而到了未来,由于社会的发展和产业的演进,生意是变成了1000块钱的生意,但是你无线业务也就是只占整个生意中的200块了。这个趋势和道理,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你对社会总体价值的贡献,相对来说会大幅度下降。相伴而来地,这个公司的社会和行业地位,也会大幅下降。

爱立信其实也不是不想发展和丰富自己在新时代下的竞争力。无奈,终端的快速换代和需求多变,让反应迟钝的爱立信最后收手不干;光网络估计中国的烽火都令其望尘莫及;数据/IP产品在业界简直就是默默无闻;云计算和大数据主要是吹牛逼做胶片为主;物联网及其行业应用更是有概念而少实践。好吧,既然什么别的都做不好,那咱们就只吃老本,继续“聚焦”,死命的做无线吧。

在商业世界中,战略是最不值钱的东西。谁不懂说要发展互联网+?谁不懂的说要发展创新?就像谁会不懂得,人要多运动才能健康的道理一样。这里不是在贬低战略的重要性,而是因为很多时候,正确的战略往往是社会以及业界的常识或共识。当某一种战略成为常识或者共识的时候,最关键的而又最有价值的,便是推动战略和实施战略的执行力。

可是,懒惰的组织,根本没有执行力可言。

爱立信里面的人,连日常的工作都是懒懒散散的。转型、改变、超越,意味着要挑战当下、要否认自己、要忍受痛苦。就连很多正常健康的组织,要实现改变,也是非常困难的。爱立信这样一群人,自我感觉良好、工作得过且过、冲锋贪生怕死,再加上近年被对手打得落花流水,士气低落以致人人苦等“被裁员”,怎么可能去为你冲锋陷阵,并且担当转型的痛苦与风险呢?

所以,未来几年,爱立信必然会继续而且只能聚焦在无线上,并且会把竞争力转型升级的歌继续唱下去,直到整个业界的角斗场里面,所有的风声、雨声、炮声、枪声、刺杀的声音,完全把他们的歌声淹没。

爱立信衰败的第五宗罪:数量沉迷

数量沉迷的道理很简单,爱立信的管理层,就如股市里的散户一样,每天都在盯着股票的涨跌,总希望通过短线的操作,来获得意外之财。

所谓大道至简,任何的事业,其成功与成就,必定是来自于持续不断的苦练内功以及价值创造,而不是来自于那些花拳绣腿式的资本运作和经过润色的财报。

关于数量沉迷的解读,我们可以从几个方面来进行阐述。

首先,从宏观层面,爱立信的会计CEO,确实是一个读懂资本市场的好手,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哦,爱立信里面的女生可能会反对,因为他们还说他好帅)。这个高富帅公子哥,其一是喜欢把爱立信原来的一些不良产业拿来卖掉,好给公司带来一些现金;其二是喜欢根据当前时代的风口,并购一些所谓的“热点课题”公司。表面来看,会计CEO做的是对的,而且在资本市场上面,因为持续不断的可以就此讲故事,同时还获得还不错的财报(卖了家当,有了现金流,当然看起来盈利和现金还是可以滴),因此稳住了许多的投资者,自然股价和市值就不会太烂。

然后呢,就没有然后了。

按说,并购要整合,要优化调整,后续要好生经营。但是这些,似乎在爱立信来说,都是impossible mission. 会计CEO没有办法控制和激发公司的执行力,但是控制自己的执行力还是可以的,一切向良好的财报看齐,搞运作搞并购卖家当,实在不行,大笔一挥,裁员削成本!为什么会这样干?因为这样干最容易嘛。就像一个胖子,本身就是因为懒得要死不运动,医生说你要不想死必须减肥,胖子怕死,可是懒惰是改不了的,运动是不可能的,好吧,那就做手术抽脂割油吧。手术割油后,身高体重比的健康指标是OK了,可是人的体质并没有提高,而且因为外科手术还大伤元气。这就是会计CEO喜欢并且只能做到的事。

其次,我们从业务的中观层面来看爱立信的数量沉迷。那就是爱立信为了财务数字,对低利润垃圾业务的容忍。

爱立信为了在优势不再的竞争中,保持收入的基本稳定,在股市中显出没有太大颓势的样子,必须想办法保证每年的销售额。可问题是,设备的份额在不断的减少,又要保持销售额不降低,那咋办呢?一个简单的答案,就是做服务吧,而且是做一切垃圾的不赚钱的低端的服务,其实他们也是没办法,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扩大收入,以保持整个规模的基本持平。那么问题来了,这些收入的质量如何呢?我认为,实际上是非常差的,根本的原因,是因为这些业务的利润实在是太低了。并且,这些业务从战略的角度,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为什么?因为你这些所谓的服务,没有任何核心竞争力,随时可以被模仿被复制被替代被超越嘛。在任何强劲发展的公司中,这种低利润的、需要其他业务进行交叉补贴的业务,CEO肯定是不会允许将公司的精力和资源投放在上面的,然而在爱立信,没办法,一是颓势摆着,二是谁叫咱们CEO是个会计嘛。

最后一点,其实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成本的持续高昂。

这叫做“cost inefficiency”—成本无效率,简单来说,就是花费了太多的钱去赚钱。我开篇已经说过,由于产业变局和价值链变化,爱立信所从事的已经不再是高利润行业了。起初,当你是行业先驱、是行业领导者的时候,你的成本结构是有利的。但是当周围的同行(呵呵,特别是中国同行)都已经成长起来了,竞争的压力便会加剧。你的成本结构需要建立在你的业务会一直保持着高利润率这一假设的基础上,但随着你行业的成熟,利润降低的速度会超过成本减少的速度,这样你便会陷入困境。

爱立信内部,充斥着传统科技成功者留下来的高成本遗老遗少。

老家伙们因为赶上了移动通信以及爱立信发展的大潮,大多在北京已有几套房,每天志得意满的开着好车来公司上班;那些年轻人呢,正如我前文说的,大多也是逍遥自在地过着雅致情调的小资生活,偶尔还鄙视一下许多正在华为中兴打拼的同龄屌丝们。

他们很HIGH,而且不断地强化着COST  in-EFFECIENCY这个舒服的传说。

老外来中国出差,即便是一般的职员,非住洲际或希尔顿不可,每晚大概接近1000吧;中国本地的员工出差,在没有实施节约计划之前,即使他们正在操作者一些完全不赚钱、甚至是亏本的业务,也照样是出入五星级酒店。然后不管有事没事,经常在天上飞来飞去,你说这日子够HIGH的吧。

业界中的许多人会知道,即使目前华为的利润远远高于爱立信,然而华为在控制成本方面,绝对是葛朗台式的毫不放松。许多工程师,别说是住高级酒店,连一般的酒店都不能住,往往只能住在办事处所租的宿舍里面(不过话说回来,华为对普通员工真TMD够不堪的)。一直以来,爱立信很多人因为工作地BASE和家庭所在地不在一个地方,可以在周末的时候飞来飞去,然后报销;华为中兴呢,他们搞了一个叫做“异地开发”的PROGRAM,屌丝们可以从深圳出差到北京做项目,但是不好意思,即使一出差就是3个月,很抱歉没有补助。

在充分竞争的商业环境中,很多时候,赚到的就是抠出来的。

结束语

从宗教的习惯来看,人们一般喜欢用“七宗罪”来描述一个人是如何走向地狱的。爱立信除了以上列举的五宗罪最为显著外,其实还有很多其他的问题,譬如领地之争和扯皮文化、譬如女多男少导致的雄性激素不足(老男人领导们的一大喜好,这样在宫殿里面就可以舒服并安全了)、又譬如平均主义大锅饭等等,不一而足。所以,本文就只重点描述了所谓的“五宗罪”。

不过,万物有始终,其实对于爱立信来说,她的腐化堕落,最终逃不过一个“骄”字和“懒”字。

如果爱立信还顺着目前的状况下去,如果爱立信没有出现一个韦尔奇来力挽狂澜,那么历史车轮远去的背后,留下的只会是一堆尘埃,而不是那个鼎鼎大名的爱立信……

历史没有如果,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军衔等级:

  上等兵

注册时间:
2010-1-28
发表于 2017-3-1 08:28:25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顶峰时期,能纠正过来还能继续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08-7-31
发表于 2017-3-10 16:54:04 |显示全部楼层
电信业竞争厉害啊。

军衔等级:

  上等兵

注册时间:
2011-3-2
发表于 2017-3-15 14:58:20 |显示全部楼层
做惯了行业老大,喜欢上了踢皮球等推诿的习惯。这样不夸才怪。

军衔等级:

  新兵

注册时间:
2014-11-4
发表于 2017-3-20 18:55:27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C114 ( 沪ICP备12002292号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GMT+8, 2017-9-23 22:35 , Processed in 0.062500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1999-2017 C114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 Licensed

回顶部